明代袁宏道曾在《瓶史》中这样说插花:“茗赏者上也,谈赏者次也,酒赏者下也。”意为在饮茶环境中的插花,最为高雅。

今天,相比其他传统插花类型,代表着一种美学生活而应用广泛的茶席花火了!然而笔者也总听到评论:某个作品不像茶席花。那么到底什么才是正宗的茶席花?这种有着悠久历史的插花,在今天的审美趣味和应用上,还有哪些值得发掘呢?

易花道茶席花

定义:小而精简,意趣为先

“中国的茶席花就是文人花,是很简单的小东西,不应该有太多的规矩,否则反而拘束了自由自在的灵魂。”易花道创始人万宏说。对于茶席来说,插花不是主体,而是辅助的部分,所以体量会比较小。此外,茶席花强调的是趣味性和季节性,不必拘泥于造型,而应追求茶人心灵的一种表达。

易花道茶席花

中国台湾中华花艺教授李丽淑也认为:“茶席花是中华花艺文人花的精简形式之一,重在借花传情,以花养心,抒发胸中逸气。”茶席花应以朴素、清雅、疏朗为上,最宜取材大自然花草,以饱含生机的植物,传递茶席主人一期一会的精神,展现对品茗空间艺术与自然节奏的观照。

李丽淑茶席花

中国台湾人文花道创始人王国忠认为,茶席花原则上是指茶桌上的插花作品,要小而精简。花器以能拿在手上把玩为原则,最好与茶具相得益彰,不宜突兀。花材也以当月令的材料为主,花头、花色要与花器相称,味道不能太重。花型除了美观外,也要顾及茶人的操作方便性。

王国忠茶席花

茶席插花是用于茶桌、茶海、茶席上的装饰,增强饮茶情趣,应根椐茶席桌面的大小决定花体的不同规格,使花与茶融为一体,形成完美画面。这是禅花门创始人刘明华的观点。她心目中的茶席花,应该具有淡定从容、质朴自然、意态天然、清纯而不择艳丽、醒目而和谐的气质特点。

刘明华茶席花

杭州觉简花塾的觉简和吴越流花道创始人吴龙高都认为,茶席花,顾名思义,是先有茶室空间后有花,“茶”肯定是第一位的,不同的茶席搭配不同的花。

半开花院创始人吴永刚表示,茶叶本身来自山野之间,如何让茶席之间的插花“如花在野”?他的选择是不用太多素材,只用一两种最当季的植物,也不取艳丽的色彩,再选择铜、竹、木、瓷等古朴的器皿与之搭配。

“我们要通过一个茶花就能知道,自己身处什么季节里,比如春天你在喝绿茶之前,看到茶席插花饱满而富有生机,就会在心中形成一种默契。”得自然者深,得学问者浅。在不同的茶席花中,应该体现茶主人对空间的理解——从有限空间延伸到大自然的无限空间。

吴永刚茶席花

“中国传统插花中并没有茶席花的概念,如果追溯它的出现,最早应该是在唐宋时期的茶会等雅事活动中,但那时候的茶席花更接近宴会装饰花,有点佛教插花的影子,跟明代以后的不对称简约文人花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万宏认为,今天的茶席花反而受日本影响很大,日本在千利休时代,茶室里放花的位置开始固定,就有了专门的茶席花。由于日本的茶室不讲究宽大,而讲究窄小,讲究素雅,所以茶席花的概念也开始清晰,就是崇尚自然,素净清雅。

易花道茶席花

应用:源于文化 跨界交融

今天,随着品茗的人越来越多,茶席花的需求也日渐凸显,最常见的就是茶会。

在台湾冬季莺歌陶瓷博物馆的茶会中,王国忠应邀设计插花,他以宋代四般闲事花、茶、画、香,布置整个茶室空间,重现古色古香的雅集氛围。

王国忠茶席花

在杭州,像客户答谢会、名茶品鉴会、四艺雅集、开茶节、茶博会、茶馆装饰、茶器展销等活动中,都会用到茶席插花。觉简为杭州秋季桂花龙井品鉴会做的茶席作品中,使用了杭州本地的兰花、桂花,搭配杭州特色的仿南宋官窑花瓶、小盏,力求展现兰桂齐芳的美好意境。

兰桂齐芳

以上为觉简茶席花

“除了高端会所、精品民宿外,越来越多的新中式装修家庭也设置了茶席,有茶席就会有茶席花。”吴龙高说。在开办帘青民宿后,因为民宿就建在茶山上,他慢慢对茶有了深入的了解和交流,从种植、管理、采摘、制作、储存,到泡茶、品茶、了解茶文化,再与习茶人交流对话,进而开始研习茶席花。

“茶是空灵的,只有喝茶人自己知道,茶席花便是茶精神的外化,帮助奉茶人解释自己的茶,帮助品茶人理解主人的茶,拓展茶空间内文化的内涵,这才是真正的茶席花”。吴龙高认为,设置茶席其实是一种对话:人与茶、人与器、人与花、茶与器、茶与花、人与人之间的对话。

白茶《静》

黑茶《姿与影》

红茶《对话者》

绿茶《龙井故乡》

以上为吴越流茶席花

李丽淑任教的大学中,开设有琴、书、画、香、花、茶“新六艺课程”,而花艺与茶艺,是学生毕业前必选的两个课程。她的居所因为在茶区,每年茶叶收成后都有茶赛,当地部门会邀请她为茶农设计茶席空间,以茶席花之美吸引更多的游人,带动茶叶销售。

“我会结合当地陶艺家的花器,选用当地盛产的花草植物,设计具有地方特色的茶席花。”李丽淑说。

李丽淑也曾多次将茶席之美和书画空间相结合。书画是平面空间,而茶席花是立体呈现,茶席花的生意盎然,为书画展空间带入活泼、古典、优雅的生机。在这样的文化空间选用的花材,她会以花品高者为先,如梅兰竹菊四君子花,也会特别注意花材的精神、气质与象征意义的应用。

“我个人对茶席花非常喜爱,花乃天地之慧黠,茶是日月之精华,此二者皆带自然灵慧之气,所以我特别重视节气与茶席花的合宜搭配。我创作茶席花时,会适时地将二十四节气的花材和意涵与茶席花融合,既可展现季节美学,又可将中国人岁时之理念传承,这才是中国人生活的美学品味。”

李丽淑茶席花

茶席花的设计,应根据时、地、茶、人,以及所需气氛与环境设计,这是觉简的经验。他曾通过学习诗词创作去体会历代文人诗词中的“花言卉语”,对《瓶花谱》《春盘赋》《陈洪绶全集》以及黄永川教授的《中国插花史研究》进行反复阅读与理解,并多次远赴日本的茶室体验茶花,还收集了数百册中日茶花相关的书籍,形成了自己“清净自然、形简意丰”的简式茶花。

觉简茶席花

问题:走出粗浅 提升地位

“茶席花本来应该是茶艺师的艺术范畴,很多花艺师对茶的理解是粗浅的,特别是对茶文化了解不透。”吴龙高认为,就比如普洱茶在云南,西湖龙井在杭州 这些不同的茶有不同的生长环境,不同的加工方式,不同的文化内涵,与其匹配的插花也应是不同的,在茶席花器皿使用、材料选择、色彩配置、布局造型上应该分出差异。

他更加尖锐地指出:“茶席花是茶艺人为了揭示茶的内涵,抒发内心情怀,展示茶的文化而用花来设计的点缀品,是茶艺人根据茶的特点、文化、心情以及对话对象来表达内心情感的装饰品,不是不可或缺,而是锦上添花。”

正确的茶席花设计,应该满足以下5点:1与茶品相合;2与茶具相通;3与茶人相融;4与茶文化相和;5与茶环境相亲。

白茶《珠连》

黑茶《走天涯》

红茶《回味》

黄茶《清远》

以上为吴越流茶席花

吴龙高认为,花艺人要想做好茶席花,首先要深入茶山,了解茶树的生物学特性、生态学特性,知悉茶的品类和加工工艺,掌握茶文化知识,了解国内茶艺不同流派的风格特点,多与茶艺人交流学习,这样设计出的茶席花才能更加适应市场需求。

觉简也持同样观点,中华民族喝茶的习惯五千年不衰,各地、各时代喝茶习惯不同,形成的茶席与茶席花也不可一概而论。作为茶人,应适当学习一些插花的基本技法,作为花艺师,则应当多学习与茶相关的知识。比如唐代的“比屋之饮”“茶禅一味”,宋代的“斗茶”“分茶”,明代的“茗赏者上”“焚香伴茗”等,到底具有什么样的文化内涵。

王国忠茶席花

在日本,茶道中茶花被列入四规七则之一,品茶前赏花是一道必不可少的程序,目前国内茶席花还并未受到如此重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茶艺师的考评体系中缺乏相关要求。觉简希望,随着传统文化复兴,如果有茶艺师凭借出色的茶席花设计而拿下茶艺比赛大奖,也许就能带动茶席花在茶界的普及。

“因茶席花体量小,意境深,并没有引起插花培训机构的重视。在我收集的茶花书籍中,日本大概有近百本,而国内则是屈指可数。想要发展茶席花,独立课程的设计必不可少。”觉简说。

吴永刚茶席花

万宏也表示,因为茶席花在整个插花体系中比重小,大多数插花者不会花很多时间专门研习。从商业和普及的角度说,建立一个简易、简练、易学的茶席插花教育体系是非常必要的。

除此之外,茶席花在当下的创新也至关重要。

李丽淑和吴永刚都认为,插作茶席花,努力的方向不仅仅是茶席之上的插花,更需要延展到全方位的茶空间美学,从传统中创新,传统与现代相融,为时代留下新的茶席花艺美学。

(本报记者霍丽洁撰稿)

声明:本文版权归属《中国花卉报》社,未经许可不得随意转载、篡改,违者追究法律责任。若需转载,请提前与本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