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爱活物可能是中年共性。

从很久以前吧,我就养什么死什么,无一例外。所有活物,无论养育他的心情有多么急切和虔诚,培养他的方法有多依照规矩,最终仍逃脱不了夭折的命运。

夸张到啥程度呢,人人都说乌龟是最好养活了,每天给点吃的换个水,能活好多年。兴冲冲养了一只,一周后,挂了……没见过乌龟的死亡,冲击有点大……立马毁尸灭迹,骗小魔怪说乌龟顺着下水道逃走了,然而要糊弄一个五岁小孩不是件容易的事。

“那么高的笼子门它是怎么打开的?”

“emmm,弄翻笼子爬走的。”

“它那么小哪有力气掀翻笼子?”

“emmm,它力气大……”

“它是怎么知道下水道在哪的?”

“呃,它有雷达,向往自由。”

……编不下去。

种过一阵子香料,希望过上需要什么配料立即去剪下来的田园生活,放在阳台不到一周,全部枯萎阵亡,为啥,可能是南国南向的阳台太晒了吧。为了常忘了浇水的自己换了一批水培的,放在浴室的窗台上,开始都还好好的,没过多久,长了一树的虫子……弃之。

绝望了啊,一个号称命盘属木的人专克植物,群里的姐妹为我解惑,也许要养大树型的植物才适合吧。只希望这安慰人的玄学是真的吧,的确全屋只剩一盆小小的琴叶榕幸存。

面对着石屎森林,生长得也挺艰难,瞧见画面最下角落的植物尸体了吗?

没办法了,只好沉迷于鲜切花。

对植物是真的没有一点了解,公园路上见到几乎都喊不出名字,却不妨碍欣赏。试过乱七八糟平台买各种各样的鲜切花,也算是通过乱买稍微提高了一点常识。

最近迷上了玫瑰。

对,玫瑰是玫瑰就是玫瑰的那个玫瑰。不知道哪里看过一句对这首诗通俗的注释: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感知这个东西实在是私人又微妙,它的诗意不在它,在你。哎呀早年不理解玫瑰跟不理解小苹果是一样的,以为它们俗天下之大俗,实在是自己太狭隘了。

中年人为什么就能理解这些繁复之美了呢,以前我可是觉得纯白的兰花梅花高洁孤傲的。中国人一直也不推崇玫瑰,鲜有在诗词歌赋绘画中出现,特别是国画里,基本就没咋见过有人要歌颂一下玫瑰,或者说古代蔷薇科植物之类的。

虽然目不识花,却喜欢看看图鉴,有个叫雷杜德的比利时画家,一辈子在画花,跟着拿破仑的皇后约瑟芬,把梅尔森城堡玫瑰园里的数百种玫瑰画了下来,出版了《玫瑰圣经》,配上植物学家格劳德安托万·托利撰写的介绍文字。里面一共170多副彩色版画,记载的一些玫瑰品种现在已经绝迹。

每一幅都想撕下来糊墙。

喜欢翻图册可以入,想看看可以在京东读书买电子版翻翻,9元。

sejdcom30307494

记录物种这种工作在我看来很是枯燥无味却又很有意义的活,特别是这种极致的写实画派,一边respect一边喃喃变态。大概是小时候暑假被强迫白描花鸟,导致了逆反心理,自此不能静下心来练习。然而图谱实在有趣非常,什么《五牛图》《异鱼图》,看得津津有味,动物们姿态各异,跃然纸上比名家水墨山河有意思多了,胸中没有丘壑的人表示。

赵之谦的《异鱼图》可是拍了20,瞧这猪猪鱼多可爱。

还有家里常常没事拿来翻翻的《发现之旅》,小魔怪最爱缠着我问里面奇形怪状的生物,口干舌燥。

喜爱活物可能是中年共性。

鲜切花买着买着也得学点知识,毕竟都是钱呐,而且有了“云南基地直供“航空运输后,才发现AB级的鲜花并没有想象中贵,但渠道太多品种等级让人实在头痛,普通消费者真的难以分辨。

唯一学到一个,买有品牌的花有保证。

比如连新手入门都听说过的方德玫瑰。荷兰方德波尔格家族的合伙人在07年引进了荷兰普瑞瓦(PRVIA)公司的整套设备,在云南成立了花卉公司。全温室无土栽种,嘉禾、荷冠、星荷对应市面的ABC等级,普通用户可以在官网平台订购,价钱真的是想象外的便宜,只是运费不菲,家庭购买小量还是不划算。

跟着群友又迷上了直播卖花,各种等级根据不同店的定位,晚上蹲着看主播们一说几小时,各个品种都实物看到,价钱便宜还分量大碗,主播还得全程陪互动……真是卖个花也不容易,有需要就上去看一眼拍下就走,实在是不能耗费时间在里面。

记得名字你能对的上号吗?

光国产玫瑰品种也太多了,从来记不住名字,这个年代还有人有这个闲情逸致去记录一下这些可爱的物种吗?我一定为此买单。

有个朋友非常爱玫瑰香气,一直想找到一支完全复刻玫瑰味道的香水,也不知道她找到了没有。

阿朱上次给我闻的Aesop rozu,中文叫玫瑰烟熏,说实在只喷了一下之下完全不是玫瑰的味道,也许后调才能慢慢出花香。

本来对花香敬谢不敏的人,自从迷上了玫瑰花后也开始调动了下兴趣,整了个馥马尔的一轮玫瑰(Une Rose)试香。法语中Une是阴性的一,这支香水不是一朵玫瑰而是一轮,可想而知味道多么馥郁,据说它高度还原了玫瑰的味道,是高级玫瑰香里的不二之选。

然而国人的嗅觉感官还是和欧美人不同,一轮玫瑰上皮后就感觉自己大概是拿破仑的皇后约瑟芬,徜徉在专属自己的玫瑰园里喝着红酒,纸醉金迷,高贵冷艳。只可惜我不配啊我不配,皇后的尊荣不是我能驾驭的,也许某天等我再上点年纪,才能懂得“共你乾杯再举箸,突然间相看莞尔,盘中透着那味儿;大概今生有些事,是提早都不可以,明白其妙处。”——苦瓜式的顿悟。

慢慢地也到了拿鲜花的照片当壁纸的年纪了,爱种花爱看花的中年人到底在追求什么呢?有人说啥陶冶性情的,算了吧我看这个坑和烘焙钓鱼一样:中年人生活已经固化,朋友圈单一,没有了年轻时的劲头去蹦去跳去社交了,呆在家里甚是无聊,盯着自己日渐衰老的容颜烦闷透顶,不如看些正值壮年盛开的活物让人高兴而已。

隐隐透着一股天山童姥要吸食年轻精元的阴冷……

一个觊觎着茂盛的张东升送给你。

图片来源:互联网

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