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美丽建南

三生有幸,建南之窗

中国利川网 全媒记者 张宝训 牟冬萍

5月23日上午10时10分,被誉为“黄连之圣”“天麻之父”的药用植物学家徐锦堂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对于利川人来说,徐锦堂可谓是“老熟人”和大恩人。

1958年,徐锦堂来到利川佛宝山,潜心研究黄连和天麻种植。他这一坚守,就是8年。

南朝江淹所著《黄连颂》中,黄连被称为“病酒之仙药”。通过在利川栽培研究,他推出“徐锦堂栽连模式”,结束了几百年来毁林栽连的历史,推动连、粮、林、畜“四丰收”,让许许多多利川农民因连致富,利川因此获得“中国生态黄连之乡”美称。通过在利川培育天麻,他首次实现天麻的人工栽培,天麻实现“野生”到“家生”的转变。

斯人已逝,精神长存。孟夏时节,在他曾经工作生活的佛宝山上,林间的黄连苗绿油油的,长势旺盛,天麻种子有的已破土而出,茁壮成长

扎根八年,论文写在利川大地上

“很突然,无法接受 ”

听到噩耗,77岁的汪仁富正在地里干活,手里锄头脱了手。

一口流利普通话,说话平易近人 汪仁富老人记得很清楚,徐锦堂来到佛宝山的那一天。

当时,汪仁富是原佛宝山(当年称福宝山)药材场科研所职工,负责研究黄连和天麻种植。由于小徐锦堂十来岁,汪仁富将他当老大哥一样,时常在一起工作,彼此间成为良师益友。

佛宝山黄连种植历史悠久,早在唐代就被列为贡品。“天麻是个宝,栽了就会跑。天麻是山怪,栽了就不在。”当时,天麻无法进行人工培植。

刚刚从山西农学院农学专业毕业的徐锦堂来到这里,带来了一场影响全国的黄连和天麻的种植技术革命。

汪仁富回忆,当地虽然种植比较早,但是方式传统,靠“刀砍火种”,将黄连种子撒在山坡,待它自然生长发芽,成活率低、产量低。几百年来,农民一直沿袭毁林搭棚栽连的方法,每种一亩黄连,需要10立方米木材,大约要砍伐3亩森林。

黄连种植全靠天收,搭棚带来生态破坏 来到佛宝山,徐锦堂感慨万千。此刻,他决心扎根这里,一改传统种植模式。

当时的徐锦堂已经被分配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工作。回京后,他主动请缨,重回湖北利川和四川黄连产区。

黄连和天麻的幼苗旁,徐锦堂手持钢卷尺测长度,掰开草丛细数叶片数量。他一呆就是半晌,不论刮风下雨,每天步行10里路,到实验地查看生长情况。连续5年时间,天麻培育失败,徐锦堂重新找地试验,调整思路,不言放弃。

徐锦堂扎实的工作作风,给汪仁富留下深刻印象。汪仁富回忆,为了能弄清黄连在不同肥料下的生长对比,徐锦堂撸起袖子,揭开木板,手伸进旱厕粪池掏粪。

原佛宝山药材场副场长邱先林介绍,通过徐锦堂的潜心研究,实现“三大突破”。用黄连种子湿沙棚贮和精细育苗技术,改变了过去黄连育苗靠天吃饭的尴尬,而且成活率高,幼苗肥壮;从少用或不用木料的简易棚栽连,到林下天然棚种植,再到与玉米套种,还成功试验牲畜和人粪做基肥,彻底改变了毁林栽连传统方法,保护了生态环境;1965年,探索的“天麻有性繁殖——树叶菌床法”,国内外第一次家栽天麻获得成功。1978年,徐锦堂所研究的野生天麻变家栽技术,获得全国科技大会奖,1980年,获得国家发明二等奖。

从事药用植物研究50余年,徐锦堂在黄连、天麻及猪苓的栽培技术和理论研究上做出了突出贡献,取得了巨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彻底扭转了这些药材长期紧缺的局面,对中医药行业发展、贫困地区的经济发展、农民脱贫致富均做出了巨大贡献。

热爱利川,他说自己是一名利川人

“虽然我在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工作,但我更是一名利川人,我热爱利川。”

这是07年,在武汉举行的中国利川第二届黄连论坛上,在作报告的开头,徐锦堂饱含深情地说道。在会议上,他毫不保留地介绍近年来精心总结的黄连生态栽培技术。

每届的“中国黄连利川论坛”,徐锦堂从未缺席。为推广天麻培育技术,他编撰《仙药苦炼》等书籍。

时间回到03年,利川市举办首届“中国黄连利川论坛”,阔别利川近50年的徐锦堂重回佛宝山。

故地重游,徐锦堂熟悉地与山上老乡拉家常,回忆曾经的峥嵘岁月。虽然年过七旬,头发已经花白,但徐锦堂精神矍铄,多次钻进黄连棚考察,耐心讲解黄连种植技术。

04年11月,利川黄连国家原产地域产品保护专家论证会在北京举行,徐锦堂作为专家,为利川的黄连产业不遗余力地鼓与呼。同年11月,徐锦堂发起的“利川黄连生态栽培技术研究与推广应用”成果鉴定会在京举行,成果得到中国工程院院士肖培根等专家的一致好评。

多少年来,徐锦堂为利川黄连发展奔走,为当地建言献策,让苦黄连成为农民脱贫致富的“良方”。鉴于徐锦堂的卓越贡献,利川市人民向他授予“利川市荣誉市民”称号。

“佛宝山农民富起来靠黄连,发展黄连靠徐锦堂。”汪仁富如此评价。黄连从原来每亩百来斤的产量,跃升到每亩1000多斤,收获黄连之后,身后便有了一片茂密的树林。

18年底,徐锦堂还来到“中国黄连第一镇”建南镇,为当地连农进行技术指导。

田间地头,一位白发老者蹲着身子,详细讲解各项种植要领,对农民的提问是有求必应、知无不言——繁荣村党支部书记吕碧权印象很深。他说,徐锦堂的到来,从用药、用肥等方面支招,解决了困扰多年的黄连病虫害难题。

放眼全市,正是有了种植技术的突破,利川黄连才有了长足的发展,实现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相统一,成为一张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10年,中国中药协会授予利川市建南镇“中国黄连第一镇”称号。10年,“利川黄连”获得国家地理标志商标,品牌价值599亿元。11年6月又授予利川“中国生态黄连之乡”称号。利川黄连已获全国首批《道地药材保护与规范化种植》九个品种之一,12年6月,中国中药协会颁发了“黄连道地药材保护与规范化种植示范基地”证书。21年5月,“利川黄连”申报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已顺利通过省级评审,即将赴农业农村部参加部级专家评审。

目前,利川市黄连种植面积稳定在117万亩,年产干黄连4000吨,综合产值近2亿元,同时该市还延伸产业链,开发了黄连牙膏、面膜等产品。

薪火相传,助“利川黄连”叫得更响

5月25日中午,利川城区“黄连之圣”徐锦堂塑像前,湖北香连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的30多名员工庄严肃穆一一献上寄托哀思的菊花,面向塑像三鞠躬。

这尊塑像立于03年。为铭记徐锦堂汗洒青山、倾情利川、造福百姓的科学精神和奉献精神,在邱先林等人的倡议下,419个单位和个人积极捐款打造塑像。

“解决生产难题是我一生的追求。”徐锦堂的多位生前好友回忆,他经常将这句话挂在嘴边。

正是求真务实的科学精神和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支撑着徐锦堂扎根深山,取得了一项项技术创新。

国士远去,精神长存。精神犹如一颗种子,将会深深地种在人民群众的心里。从党委到连农,利川市从上至下形成接续奋斗发展黄连产业的群像图。

利川市佛宝山生态综合开发区相关负责人介绍,正是有了徐锦堂的技术突破,才有了今日“利川黄连”的辉煌。下一步,开发区将依托良好的生态优势,修复土壤,提升黄连品质,认证有机黄连,通过“合作社建基地+科研院校机构研发精深加工产品+集体经济与市场主体合作”共建黄连产业链。

“徐老的功德造福了利川连农,也促进了利川黄连产业发展,我们新一代黄连人要继承和发扬徐老不畏艰苦进行科学探索的精神。”湖北香连药业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张林深有感触。

张林介绍,公司接下来将对主打产品香连片进行二次开发,要将黄连的功效和作用运用到极致,造福人民,不辜负徐锦堂对利川连农的期望。

“徐老的离世,是国家的莫大损失。”建南镇黄连种植大户王中连感叹。许许多多农民因连而富,离不开徐锦堂的贡献,未来必须将黄连产业发展壮大,把“利川黄连”品牌打造地更响亮,以慰“黄连之圣”的在天之灵。

湖北楚盛堂中药材有限公司负责人陈诚介绍,必须发扬徐锦堂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将利川黄连的产量、品质和价值做得更好,带领更多的连农走上小康之路。在东西部协作项目的推动下,公司建起新厂房,每年为近400位连农加工黄连减免费用。

“必须像徐锦堂教授一样,几十年如一日,坚守务实与创新,将新技术运用到黄连种植和生产上。”种植大户刘磊说。刘磊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带领乡亲发展黄连产业。

通过黄连论坛,利川市传承馆工作人员田赤结识了徐锦堂。几次交往后,田赤被徐锦堂刻苦的钻研精神和利川情结所折服。惊闻去世的噩耗,田赤撰写挽联,送别徐老——

黄连苦尽,换得巴山百姓甜;

远志幽生,长留药圃一枝香。

(注:黄连、远志、一枝香皆为中药材名)

来源:中国利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