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我梦中遇到的和现实是一样的

1974年我调到了部队幼儿园工作,那时候每年六一儿童节,解放军报都刊登沈阳军区后勤部第二幼儿园的文章,这么先进的幼儿园,我多么想去看看,可始终没有机会。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中去了那个幼儿园,发现那个幼儿园两个楼之间有连廊。心里想,如果下雨天,他们走在连廊里,不会挨浇。给孩子送饭,不管做什么,挺方便的。

后来我终于有机会去了一次联勤部第二幼儿园,我发现竟和我梦中是一模一样的,天哪,咋这么巧合呀?

2、妈妈托梦告诉藏钱在哪

一个姐姐家开个小卖店,妈妈身体不太好,就在小卖店里卖货。爸爸经常骑自行车去上货。妈妈特别会过日子,因为还有小弟弟没有结婚,得攒钱呐!一分钱甚至掰八瓣儿花。

早些年,一般老百姓有钱,谁也不去银行存,都在家里头放着,没想到妈妈突然心梗去世了。可是妈妈把钱放哪儿了,谁也不知道?办理完妈妈的后事,家里翻箱倒柜,甚至就差挖窟窿盗洞了,钱也没有找到?小弟知道妈妈攒钱了,但是具体放哪儿了,不知道。现在要结婚就找不到钱。

有一天,小弟做了个梦,妈妈在梦中告诉他:“老儿子,妈妈把钱放在立柜里,一个旧包袱皮儿里包着旧袜子,就在你的旧袜子里放着呢,一共800块钱。五元的一叠,十元的一叠。小弟第二天早晨睁开眼睛,半信半疑地拉开立柜,找到那个旧包袱,也找到那双旧袜子一看:钱都在这里真是500块钱。五元的一叠,十元的一叠。天呐,怎么和妈妈在梦中说的一样呢?真是奇了怪?

小弟赶紧用这些钱把婚礼办完了,带着新媳妇儿上妈妈的坟前。告诉了妈妈,钱我找到了,婚我也结了,儿媳妇来看您来了……

3、调工作去算命

我有一个好朋友,她是铁路服装厂的,是大集体编制,正在找人往铁路国营单位里调工作。不是很好调的,当然她们家也找人了,可是表也填了,礼也送了,就是没动静,还不好意思老去问人家。

有一天,她骑自行车路过辽宁大学门前,(80年代末)看到有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儿,穿的一点儿也不干净,在算命。总是围很多人,他还不天天去,据说他算命特别准。我这个好朋友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认为算命都是封资修,迷信那套,从来不相信,也不去算命。可是这工作调不了,心想我也去试试,找点儿精神安慰。我这个好朋友性格很内向,她算命不愿意让别人听。

秋末有一天,她骑自行车儿特意去了。趁着没人儿的时候她赶紧去了。老头儿先让她抽个签儿。抽完签儿之后,问她:闺女呀你求什么?”她说:“大爷,我要调工作,能不能成?”老头儿闭着眼睛说:“能调成,现在给你调工作的人在睡觉,等他醒了就给你调了。”我好朋友问:“他什么时候能醒?老头儿闭着眼睛说:“来年阴历四月23就能调完,回家等着去吧。”她就给老头儿五块钱回家了,那个年代算命都是五块钱。等啊等啊,就是没动静儿。她心里想:这老头儿肯定骗我了,骗我五块钱,都说他算命准,准什么准?一点也不准?

突然阴历四月22那天,来电话了:明天让她办调动工作手续。天哪,咋这么准呢?如果早知道这么准,多给老头儿点儿钱。于是办理完调转工作的手续,这个同学又骑自行车儿去了辽宁大学门口,找算命的老头儿。再也没有找到,别人说:“那老头儿一冬天也没有来,好长时间没来了?”我同学只好骑自行车回家。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和亲耳听到身边的人讲,我是根本不相信这是真事。看来有些事儿不信是不行的。

关于作者:某市作家协会会员,某省散文学会会员、摄影家协会会员。在100多报刊杂志发表过多篇散文,摄影作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