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村头见到孟奶奶时,她正抱着一捆杂草从玉米地里钻出来。

别看岁数大了,身体还挺硬朗的,每天都下地拔些中草药,晒干了卖钱。

原来她抱的杂草是一种中草药,叫绞股蓝,在我们当地农村遍地都是,属于恶性杂草。

一般除草剂根本防治不住它,由于根比较深,即使拔了一波,下一波很快就冒出来了。

绞股蓝虽然是庄稼人的对头,可对农村上了岁数的人来讲,这可是个宝贝呢。

孟奶奶说:“我这么大岁数了,其它农活也干不了啦,闲着也是闲着,找些中草药晒干卖也能换几个钱儿。

这绞股蓝可是个好东西,晒干了泡茶喝还能治高血压呢,收购草药的老板,他的茶杯里泡的就是绞股蓝。”

在地头说话的孟奶奶,手里可没闲着,她看到旁边的柴禾垛上也爬满了绞股蓝,立即就弄了下来。

红杰媳妇骑着电动车正准备去镇子上办事,看到孟奶奶也不禁停了下来。

她冲着大伙儿说道:“这老奶奶真不错,眼不花耳不聋的,还能吃饭,天天下地拔中草药,一刻也不带闲的。

她孩子都吵她好多遍了,不让她干这些,家里也不缺那几个钱。

可人家就是不听,谁有办法,最后就不再说了。

其实这老人家一天还不少挣呢,现在晒干的绞股蓝能卖一块钱斤。

她这一天随随便便也能卖十几块钱呀!只是卖了钱她也不舍得花,天天嚷着要攒钱给她孙子在城里买大楼。

哈哈哈,这老奶奶真有意思,你这何年何月才能攒够买楼的钱呢。”

孟奶奶听见红杰媳妇在说她,就挟着刚拔的绞股蓝走了过来,冲着她说:“咋不能呢,我能攒多少就攒多少,俺孙子要在城里买房子,我第一个支持,活那么大年纪,还没见过城里的房子长啥样呢。

现在想想咱农村人可真熬出头了,居然还可以搬城里去住了,挺好挺好。”

“你辛苦攒钱给孙子买房,到时候可让你去住呀?”旁边有人跟孟奶奶开玩笑。

“嗨,让我去住我还不愿意去呢,听说吃喝拉撒都在屋里,不行不行,我是不能去。

我呆在家里多好,想干嘛就干嘛,咱住习惯的地方,想让咱挪窝也是不容易!”

孟奶奶边说边在大门口晾晒她的绞股蓝,在她的心里,眼前的绞股蓝和城里的房子一样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