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隐藏此楼查看此楼 【二月早春,凛冬腊月的寒意犹未消散,将入向晚,从西北调转来的夜风尤为冷重。露水洇过的新泥,临水红霞的红霞只打着骨朵,唯有氤氲着冰凉凉的水汽的湖面,在明灯的照映下与夕阳映出浅浅碎碎的金色波粼。罩桃枝画面的灯笼忽明忽暗地映在山路上,幽静地踩着山间的青石路,才拐过一棵参天树,便看到一个一身绯色衣衫的小姑娘小脸埋在膝盖里,委屈巴巴地在树后缩成一团。琉璃宫灯明亮而澄净的色泽映在我石青锦缎的下摆与她之间,将灯临过,清音犹带三分笑意。】奇了,荒山僻壤之处,哪来如此伶仃佳人?莫非这位姑娘是山里的芍药花摇身变作的不成? 回复收起回复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10826 0051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隐藏此楼查看此楼 【春寒料峭,一时冲动跑出来以后才发现晚上外面还是很冷,完全是一口气撑着我倔强的不肯回去。明明我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说我?我越想越气,又忍不住有些委屈,把脑袋埋在膝盖里,眼眶却有些红了。听见又脚步声传来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想站起来,又觉得没什么,直到听见不不算陌生的声音的时候才放下心来。】你来干嘛?【我听出来了,这是姑姑家的表哥,他经常出去温察府,是以也算得上熟悉。不过现在我不想理他,肯定是来劝我回家的。】 回复收起回复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10827 1504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隐藏此楼查看此楼 【辇毂繁华如乱花迷醉,太白山传承来的灵俊和野心由此更嬗,然辽东望族又岂可小觑,世间缘法,总各不相同。温察系哲贵妃的母族,我与温察,原非尔尔,眼前的小姑娘,自然是我一衣带水的嫡亲表妹,因胎里带来的不足,阖府视为珍宝,养就了一幅娇惯无度的性子。凝睇着她,道。】什么事都有商量的余地,今日若非我找到你,你便要在这个空无一人的荒山里独自过夜?【树影婆娑,料峭的寒风吹来远处野兽的呜咽之声,薄着春衫的小姑娘明显瑟缩了一下。将灯笼撂在地上,解开靛青色的外氅披在她身上,半跪在地上给小姑娘系好带子,修长的指节拉好最后一个结,才道。】有甚么不顺心的事,不妨同我说说? 回复收起回复6楼210828 2307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隐藏此楼查看此楼 【其实起因也不过是一点小事罢了,不就是弄哭了别人家的姑娘?可是又不怪我,我一没骂她二没打的,哭什么哭烦死了,害得我也被说,想到这里更是不服气。】我…才不要你多管闲事呢!【不高兴的撅了噘嘴,抬起头来瞪着他,不过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寒风吹的一个冷战顿时气势全无。有柔软温暖的东西覆在身上,不争气的放下了想要推开的手,更是气弱了几分。看着半跪在身前的表哥,到底有些不好意思。】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那些姑娘天天哭哭哭的,烦死了。 回复(1)收起回复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10831 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