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隐史》上下两册,天猫淘宝当当京东等均有售,全本230集已上线喜马拉雅听书,首度揭开明朝灭亡的真相

红楼梦里有很多极为出彩的场景描写,如黛玉葬花,如晴雯撕扇,如宝琴寻梅,如宝钗扑蝶,还有就是湘云眠芍。

这其中看似最简单的就是晴雯撕扇,湘云眠芍了,晴雯和湘云都是心直口快的直性子,似乎撕扇、眠芍都是她俩的一时兴之所至而已,表现出来的似乎只是她俩的娇憨而已。可是现在我们知道了晴雯撕的可不是普通扇子,而是以孔尚任的《桃花扇》为代表的东林党文人伪造的明史!

同样,“湘云眠芍” 也是大有寓意的,可是这到底暗藏了什么大寓意呢? 且看第六十二回描写:“果见湘云卧于山石僻处一个石凳子上,业经香梦沉酣,四面芍药花飞了一身,满头脸衣襟上皆是红香散乱,手中的扇子在地下,也半被落花埋了,一群蜂蝶闹穰穰的围着他,又用鲛帕包了一包芍药花瓣枕着。湘云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唧唧嘟嘟说:泉香而酒冽,玉盏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首先要破解朱慈炤笔下“芍药”的暗语。芍药,俗称“小牡丹”,又叫“没骨花”,意为“没有骨头的花”。

先是第六十二回《憨湘云醉眠芍药裀》,湘云用芍药花瓣做被,朱慈炤怕读者看不懂芍药花的寓意,特意紧接着在其后的第六十三回写薛宝钗擎得牡丹花王签,前后接应,用心良苦。

前文分析第六十三回时已经讲过了:宝钗抽到的是牡丹花签,朱慈炤以牡丹花王影射周后和清廷,更重要的是用签上的谶语“任是无情也动人”引出罗隐《牡丹花》中的后两句 “芍药与君为近侍,芙蓉何处避芳尘?”。借用“芙蓉何处避芳尘?”暗写牡丹对芙蓉的欺凌迫害,来暗示周后对田妃、清廷对朱明的欺凌迫害!

那“芍药与君为近侍”呢?这俗称“小牡丹”“没骨花”的芍药花呢?朱慈炤用它来借指那些甘心为牡丹做侍从助纣为虐,为周后和清廷主子卖力效劳的没骨头没骨气的奴才汉奸!

湘云是官修明史,湘云手中的扇子指的是如孔尚任的《桃花扇》一般的颠倒黑白的伪明史。湘云身上飞满了芍药花,扇子也被芍药花瓣埋了,这都是指投降了“牡丹花”宝钗清廷新主子的没骨头的“没骨花”“小牡丹”芍药——东林党文人主编清廷官修伪明史和杜撰捏造《桃花扇》等假事件。

再看湘云睡着了后在嘟囔什么:“泉香而酒冽,玉盏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却为宜会亲友。”

五句分别是五个不同的出处:(1)“泉香而酒洌”:欧阳修的《醉翁亭记》:“酿泉为酒,泉香而酒冽。”(2)“玉盏盛来琥珀光”:李白的《客中作》:“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3)“梅梢月上”:骨牌名。(4)“醉扶归”:曲牌名。取意于唐代张演的《社日村居》:“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5)“宜会亲友”:取自历书上的吉利话。

这湘云睡着了还不老实,还要说梦话;结果连说个梦话也不老实说,大家都看看她这说了一大串都是哪跟哪啊,还真是能胡拉乱扯!

还记得前文讲过的第三十一回里迎春抱怨湘云的谎话么?迎春告诉众人湘云睡着后胡话说个不停:“淘气也罢了,我就嫌他爱说话:也没见睡在那里还是咭咭呱呱,笑一阵,说一阵,也不知是那里来的那些谎话。”睡着后不清醒的湘云就是任由东林党文魔们摆布的《明史》,暗喻南明的迎春的这些话正是控诉清廷官修的《明史》中对南明历史的记述都不知是哪里来的谎话!

湘云醉眠芍药花时的“睡语”正是照应迎春前文对湘云的抱怨,湘云“睡语”的前言不搭后语,把毫无联系的词句胡乱串联在一起,这是朱慈炤在痛斥清廷的官修明史把毫无联系的事情嫁接串联在一起歪曲明史真相的卑劣可耻!

先是第三十一回迎春一人向众人抱怨湘云睡中说谎话,后是第六十二回众人亲眼目睹亲耳聆听湘云睡中说胡话。先是代表南明的贾迎春一人听到清廷官修明史的湘云说谎话,后是众人都亲耳听到清廷官修明史的湘云胡说乱扯,湘云这胡言乱语是越来越扯了,正是讥讽清廷的狗腿子——东林党文人们纂修明史是篡改地越来越无耻、越来越荒诞,已经升级为谎言加强版了!

从三十一到六十二,从南明的迎春一人到朱明的众人,朱慈炤这前后照应的数字游戏真真有趣!这是朱慈炤告诉大家:清廷的官修明史已经从一开始的仅仅伪造篡改南明的几十年的历史,升级转变为全面篡改伪造整个朱明的历史!清廷篡改伪造明史的跨度和深度都全面提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