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打水事件 上大学快一个月了,孙小圆与宿舍的几个女同学都混熟了。 这几天孙小圆发现宿舍里的其他女生都不爱搭理白一一。 对白一一孙小圆觉得她这个人还行。特别爱看书,就是没见过打扫宿舍的卫生,也从来不打水。 这一天天气特别好,秋高气爽的,宿舍窗户开的老大了,下午没课,孙小圆就和同学们在宿舍里聊天。 说着说着,孙小圆不知怎么就和白一一聊起了《玉娇龙》这本书。 孙小圆说,玉娇龙是她最喜欢的武侠小说。白一一说她也特别喜欢《玉娇龙》这本书。 孙小圆听了特别高兴,她问白一一喜欢这本书的什么。 白一一说她喜欢玉娇龙这个人物。孙小圆听了特别高兴,感到遇到了知音。 两个人开始大聊,特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孙小圆一看表,发现已经下午五点钟了。 孙小圆站起来对白一一说”嗨!到了打水的时间了,咱们一块打水去!” 白一一说”别呀!咱们聊的正欢呢!” 孙小圆笑着对白一一说”可是再等等,就错过了打水的时间了!” 白一一皱着眉头不耐烦地说”你真是事多!我还想看书呢!” 孙小圆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但是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独自一人拎着两个壶去打水了。 回来的时候发现白一一不在。 孙小圆想起白一一说的话,还有些愤怒,就放下水壶气闷地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 这时,坐在她对面正在玩电脑的李紫枝扭过头来,安慰她说”怎么还在生气呀?白一一那个人真是的!一天光用水从来没打过水。宿舍卫生也不咋搞,我都不爱搭理她!” 柴梅也走到孙小圆跟前说”你没发现宿舍里的其他人都不爱理她吗?虽说打水是小事,但架不住天天呀!她只用不打,时间长了,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对她意见可大了!” 这时坐在窗户边的虎杏子也插嘴说”她这个人还觉得自己比别人高人一等。一点儿集体意识都没有,我也不喜欢她,讨厌她!” 孙小圆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说”打水是小事,我们也不好跟她明说,害怕翻脸,不说又憋屈的慌,真是烦死了!” 星期二的晚上,大家都在宿舍里。白一一唉声叹气地坐在自己的电脑桌旁,说”我在高中的时候学习挺好的,同学们对我也挺好的。可是我上大学之后我怎么感觉你们都不太待见我呢?” 孙小圆听了有些替白一一难过。心想大家都是同学,还要一块儿住四年呢。为一点儿小事彼此不开心,也不应该呀! 孙小圆想要改变白一一和她们之间的这种局面,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想了想只能跟着自己的感觉走了。 孙小圆以调笑的语气对白一一说”你混的很差吗?我觉得我们宿舍的人都挺好的,大家也没有坏心。你怎么会混得很差呢?” 停顿几秒,看了看白一一的神色继续说”我想高中和大学还是有所不同吧。高中是你住在家里,吃喝拉撒睡产生的问题,基本上父母帮你都解决了。但是上大学我们是住在宿舍里,而且大家都是学生,谁也不伺候谁。要想在宿舍过得好,需要人人努力,多为别人着想。每个人都要为宿舍生活添砖加瓦的。” 孙小圆偷偷看了看白一一的神色,发现她有些脸红。孙小圆高兴地不在言语。 第二天,603宿舍里的人惊奇地发现白一一主动打水了。 白一一打水回来时,大家都主动与她打招呼了,宿舍里一片温情。 第二章看电影事件 很快到了国庆节,学校也放了七天假。 大家都是第一次离家这么远,非常期盼国庆期间能回家。 9月30日下午5点的时候,宿舍里就没人了,孙小圆也回家了。 10月7日,同学们都返校了。大家都带了许多家乡的特色食品给宿舍里的人品尝。 吃过好吃的,孙小圆与皮雪晓下了楼,开始在校园里闲逛 在花园小径上碰到了同班同学江才琴与苏格格,她们是住在601宿舍的。 两个人的闲逛变成四个人的闲逛。此时,校园里风景真是秋天最美的时候,各种菊花都开放了,有黄的、红的、紫的,很是漂亮! 四个人谁也不说话,默默地享受着这美景。 这时,她们看到有人从教学楼方向走向了这边。仔细一看,发现是她们班的班长史玉。 史玉是一个长得很英俊的男生,只是个子有点儿不高,但是个热心的人。 他老远看见孙小圆她们,就边走边喊”嗨!女同胞们!有电影票,去不去呀?” 苏格格与江才琴一听,都跑向班长。 孙小圆与皮雪晓她俩性格有点内向,觉得有点害羞,就慢慢地走到史玉面前。 四个女生都围着史玉,史玉有点得意地甩了甩自己的头发说”我这呢,有四张电影票,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正好你们是四个人,可以组团去看场电影了。” 孙小圆有些腼腆地问”那你呢?四张票都被我们拿了,你自己想看,也没得看了。” 史玉耸了耸肩,把手插在衣兜里说”我是男生。这个电影挺好看的,让给你们。以后我想看的话,我的朋友还会给我再送票的。” 四个女生听史玉这样说,都有些不好意思,没人伸手接票。 史玉看了看四个人,索性把票放到孙小圆手里,跑了。 没多久,四个人就兴高采烈地来到了离学校不远的电影院。到了电影院门口,她们才发现电影的名字叫《在楼梯口的蓝衣人》,是个悬疑片。 电影出奇的好看,女主角也特别的漂亮。没过几分钟,孙小圆她们就被电影的情节吸引住了,完全沉浸在电影之中。 当漂亮的女主角被蓝衣人从四楼推下,摔死时,孙小圆吓了一大跳,在心里猜测,那个蓝衣人是谁呢? 正当孙小圆边看电影边猜测剧情的时候,突然听到苏格格与江才琴两个人小小的争吵声。 孙小圆竖起耳朵听她们在说什么,原来她们两个也在讨论剧情。一个说那个蓝衣人是女主角的老师;另一个说那个蓝衣人是女主角的男朋友。 虽然她们两个有意压低声音,但是因为大家都在静悄悄地看电影,她们两个的声音跟整个环境那么地格格不入,显得非常吵闹。 孙小圆觉得苏格格与江才琴做的不对,但是她也不好意思说她们。就自我安慰地想着她们两个也不是故意的,应该是情不自禁,应该不要紧。 但是没过一会儿,孙小圆前面的一个男子离开了自己的坐位,接着他带来了剧院的经理。 剧院的经理与那个男子走到苏格格和江才琴的面前。低声说”这位师傅投诉你们在电影院喧哗,影响别人看电影。” 苏格格与江才琴正说得高兴,见突然有人投诉,感觉面子上下不来。 忍不住嚷嚷说”我们这么小声,咋会影响别人!” 剧院经理听了后有些生气。让苏格格与江才琴还有那个男子跟他一块儿出去,在剧院外把话说清楚,别影响其他人看电影。 苏格格和江才琴听了之后也气鼓鼓地站了起来,跟着剧院经理走了出去。 孙小圆与皮雪晓再没心思看电影,也跟了出去。 在剧院门口一行人站定。 剧院经理对苏格格与江才琴说”在电影院里,你们觉得自己说话声音很小,不会影响到别人看电影。但事实不是这样。电影院里很小的说话声都会被放大。否则这位师傅也不会投诉你们了。” 那位男子也说道”不是我非要跟你们过不去,,你们一直嗡嗡嗡地说话,声音吵得我老是听不清楚电影里的人在说什么。我工作特别忙,好不容易有点空闲时间,来看场自己喜欢的电影,不想被你们搅了。” 这时苏格格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拉住了孙小圆和皮雪晓的手,轻轻地问”我们两个真有那么吵吗?” 在旁边的江才琴也不好意思地看着孙小圆与皮雪晓。 孙小圆有些脸红地说”嗯,确实很吵。说起这件事,我和皮雪晓也有点责任,我们俩应该提醒你们的。可是我们担心惹你们不高兴,所以忍着没说。哎,我们俩一开始就应该提醒你们的,对不起!” 皮雪晓也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苏格格与江才琴转向剧院经理与那个男子,郑重地对二人说”是我们的错,对不起,这种事再不会发生了!对不起!” 苏格格与江才琴又单独对那位男子道歉说”对不起,浪费你的时间了,对不起!” 剧院经理与那位男子看着她们的表现都笑了,连说”知错改了就好!” 接着剧院经理微笑地对他们五个人说”走!咱们进去继续看电影。” 苏格格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说”哎,浪费了半小时!我重新为大家买票,看完整的吧。” 那个男子摇了摇头,谢过苏格格的好意,与剧院经理俩人走进了电影院。 孙小圆她们也要跟进去,但被苏格格拦住了。苏格格说”我想让自己记住这个教训,我一定要花钱为你们重新买票。” 江才琴也说”我也要记住这个教训,钱我与苏格格平摊。” 孙小圆与皮雪晓两人拗不过她们,只好同意了。在剧院外等了一个小时,重新买了票,四个人高高兴兴地又进了电影院。 第三章长睫毛的黄阿姨 转眼间到了十月底,校园里的树叶子都变得五彩缤纷了。走在校园里,时不时,有美丽的树叶落在人们的身上。 一天,孙小圆与王静在食堂里吃饭。刚一落座,王静惊喜地拿起一个鸡腿对孙小圆炫耀说”看,我可爱不,连食堂阿姨都征服了,白送一个鸡腿。” 说着,狠狠地咬了一口那个大鸡腿。孙小圆羡慕地看着王静。 她仔细地端详着王静,这个王静长得确实可爱,尤其当她说话时,两颗小虎牙在闪着亮亮的白光。 孙小圆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要是有人能对我这么好就好了。 马上要期中考试了,同学们都在抓紧时间复习功课。 这天中午过了饭点,孙小圆一个人来到食堂,她感到有些累,想吃点儿好的补充补充营养。 她来到了十号档口,说”一份儿红烧肉,一份儿洋芋丝,一份儿米饭。” 这时里面打饭的阿姨看了看孙小圆说”萍乡的?” 靠在窗台上的孙小圆听到有人问她,便抬起来了头一看,发现一位睫毛好长,眼睛很漂亮的阿姨看着她,正在等她回话。 孙小圆惊奇地笑问”你咋知道的?” 那位阿姨冲孙小圆眨了眨眼睛笑着说”老乡,当然听得出来啦。” 然后给孙小圆打了饭菜。孙小圆发现她舀了一大勺红烧肉给她,比平时的多一半儿呢!完了,压低声音说”以后常来,我会照顾你的。” 自此,孙小圆结识了学校食堂的黄阿姨。 接下来的很长时间,她老在黄阿姨那个档口打饭。黄阿姨也偷偷的给她多舀一些菜,或者一些肉。 有时,当孙小圆与同宿舍的一起吃饭时,也会匀一些饭菜给舍友。 慢慢的,603宿舍的其他同学也知道了在学校食堂有个阿姨很照顾孙小圆。 当孙小圆和舍友相处时,大家有时会说很羡慕孙小圆在食堂有这样一个朋友。这时的孙小圆心里会非常高兴,像喝了蜜一样。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期中考试结束了,孙小圆的成绩不错。 孙小圆觉得大学生活美如花,每天的心情都美滋滋的。 进入十一月,学校各处也来了暖气。 这天下午,孙小圆穿着白色的羽绒服从暖烘烘的宿舍楼下来。 她轻轻地走在通往食堂的幽静小路上,心里盘算着该吃点什么好的。 来到食堂,她发现她来得有点早,食堂还没开饭。 她选择坐在十号档口对面。她用眼睛搜寻着黄阿姨的身影,发现她不在,心里想阿姨是不是有事请假了? 好不容易挨到打饭时间。孙小圆赶快跑到十号档口打饭。可是她发现十号档口的人都对她横眉冷对,似乎不愿卖饭给她。 她感到莫名其妙,但也无可奈何。 孙小圆落寞地坐在椅子上一个人吃饭。过了一会儿,十号档口有个小姑娘出来收拾碗筷。 孙小圆连忙陪着笑脸问她”黄阿姨怎么今天没来?” 那个姑娘是新来的,不认识孙小圆。她压低声音说”黄阿姨被我们老板开除了。” 孙小圆愣住了,有些结巴地问”为……为什么?” 小姑娘继续低声说”听说老是给她一个老乡多舀饭菜,被老板发现给开除了。” 孙小圆听完小姑娘的话,整个人懵懵的,只感觉心里很难受,很愧疚。 一连好几天,孙小圆都感觉心里不舒服,很想念黄阿姨,也感觉对不起她。总觉得自己应该为她做点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孙小圆去食堂都是在快打烊的时候去,希望能碰见十号档口的老板。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四天,孙小圆总算看见十号档口的老板了。 她在食堂门口拦住了即将离开的十号档口老板。 先朝他鞠了一躬,然后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是黄阿姨的老乡,我不该占你们档口的便宜,我可以赔偿。” 说着孙小圆拿出了0元钱,伸手塞给那位老板。又说”占了你们一个多月的便宜,本想多赔点,但你也知道,我是学生,财力有限,请您谅解!” 那位老板看了看孙小圆,笑了,说”黄师傅是我这的老员工了,在我这干了三四年了,没想到为了你这个小老乡犯错了。” 老板又上下打量了孙小圆几眼,继续说”你放心,我也没把她咋样,只不过是调离食堂,去其他岗位了。这只不过是对她的惩戒,也是对其他员工的一种警醒。再过几个月,我会把她调回来的。” 他说着,又把钱塞给孙小圆,并且说”我们各方面的成本也不低,如不定量打饭,会很快被吃垮的。” 孙小圆又把钱塞给那位老板说”我明白,谢谢。”说着,就快步走了。 第四章毛巾事件 天气越来越冷,603宿舍里的人都不爱出门了。一到周末,都喜欢卧在暖呼呼的宿舍里看书或聊天。 这个周六晚上,大家又各自爬在自己的床上,兴高采烈地谈论起各科老师的讲课特点。 大家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已到晚上十点了。 大家一看时间不早了,都叹了口气,准备关灯睡觉。 这时,爱操心的虎杏子说”柴梅还没回来呢。” 大家把目光齐刷刷聚向柴梅的床铺,整个房间只有柴梅的床铺是空的。 有人问柴梅干啥去了? 其他好几个人说”肯定又去了601宿舍。” 孙小圆说”可是这么迟,咋还不回来?” 其他人说”肯定聊得正欢呢,舍不得回来了。” 大家正在说要不要去叫柴梅回宿舍睡觉,门开了,柴梅满面笑容的回来了。 脾气直率的木登登开玩笑问”你和601宿舍的人聊什么呢?这么晚都不回来,我们都想去找你呢!” 柴梅的笑容瞬间有些凝固,不自然的回道”也没什么,就是瞎聊。” 大家见柴梅回来了,打趣她交友广泛。 玩闹了一会儿,同学们都安心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是星期天。一大早,当其他同学还在酣睡,孙小圆就端着一盆子的衣服来到水房。 孙小圆见水房只有她一人,很是高兴。开始一边洗衣服,一边轻轻哼着自己喜欢的歌曲,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过了不久,601的燕小丫来洗漱。她端着一个特别好看的,半透明的蓝色塑料盆,里面放着一条淡蓝色的漂亮毛巾。 孙小圆冲她打过招呼后,就继续洗自己的衣服。 这时燕小丫突然惊呼一声”哎呀!怎么忘了拿香皂呢!”就急急忙忙又回宿舍了。 燕小丫前脚刚走,和孙小圆同宿舍的木登登就进来了。她手里提着一条红毛巾。 孙小圆很喜欢木登登。木登登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但心底善良,就是有些懒惰,不爱讲究个人卫生。 孙小圆调笑木登登说”就着水龙头洗呀!但没牙膏与牙刷,也能就着水龙头刷?” 木登登一听,就拍了拍脑门儿,把自己的毛巾顺手放在燕小丫的盆里,一阵风似地跑出去了。 惹得孙小圆阵阵好笑。 “笑什么呀?”燕小丫拿着香皂走了进来。 孙小圆正准备张嘴回话呢,燕小丫又来一句”小圆,谁的毛巾呀?” 孙小圆看了看燕小丫盆里的红毛巾,笑说”木登登的呗!” 谁知燕小丫立马用右手的两个手指头拎起了木登登的红毛巾。左手还夸张地捂着鼻子。 这时木登登进来了,她看见了燕小丫奇怪的动作,有些迷惑不解。 不仅木登登不解,连孙小圆也很迷惑。她觉得木登登的毛巾很干净,没有异味呀,燕小丫这是唱得那出戏。 燕小丫看见木登登进来了,立马盛气凌人地质问”为啥把你的脏毛巾放在我的脸盆里,你在你们宿舍脏就行了,为啥还脏我的东西!” 木登登猛地被如此对待,不知说啥好,突然跑回宿舍。 孙小圆也有些蒙了,气愤地冲燕小丫喊道”你太过分了,她的毛巾明明挺干净,你真是太拿自己当人!拿别人不当人了!” 燕小丫嗫嚅说”她在你们宿舍本来就不爱干净,脏衣服与脏袜子堆在一起,好长时间不洗。” 孙小圆反驳说”看来,你比我还了解我的宿舍,可也没见你去过几次我宿舍呀,看来你在我们宿舍安插了内线啊!” 说完,孙小圆撂下正在洗的衣服,回了宿舍。 还没进去,孙小圆就听见木登登在里面大哭。 孙小圆推门进去,发现宿舍里的其他人都起来了。 她们看着哭泣的木登登有些不解地问孙小圆出啥事了。 孙小圆看着嚎啕大哭地孙小圆,有些气愤地讲述了事件的来龙去脉。 大家听后也很气愤。住在孙小圆上铺的李紫枝说”燕小丫这一学期总共来咱们宿舍两趟,可每次都在门口,也没进来,她咋知道住在里铺的木登登的情况?还说什么木登登脏袜子与脏衣服堆在一起?” 皮雪晓回说”宿舍出叛徒了呗!” 虎杏子气愤地说”有人把宿舍大家的不良习惯作为谈资去讨好601宿舍的人。” 她的这句话说完,大家都气愤地看向这段时间与601宿舍交好的柴梅。 柴梅看着愤怒的舍友,有些瑟缩,拿起一本书,装没听见,盯着看书。 孙小圆拍了拍木登登的后背,大声地对大家说”有些人太过分了,她与别人聊天,没什么说的。就曝一些自己身边的人的不好的习惯。她和别人可以借此笑一笑,显示自己的优越,还能增加她和别人之间的友谊。真是天生的叛徒!” 这时,木登登停止了哭泣,伤心地说”我对宿舍里的每个人都很好。虽然有些邋遢。但一个宿舍的,你可以当面批评,就是不能把我的邋遢说给其他宿舍的人。但有些人还是不顾舍友情,现在我被其他宿舍的人羞辱,她应该高兴得很了吧!” 木登登说完,大家又看了一眼柴梅。 接下来的一周,整个宿舍的人都不和柴梅说话。柴梅自知理亏,大多数时间都待在教室里学习,只有晚上睡觉的时候才回来。601宿舍也不再去了。 这天,高数老师把前几天的检测试卷发了下来。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了几个没考好的人。重点批评了柴梅,说她对高数一窍不通,答得题好像连小学都没上。 柴梅当堂掉了眼泪,中午回到宿舍也一直在哭。 刚开始,舍友们也不管她,甚至有点幸灾乐祸。 但柴梅捂在被窝一小时了,也哭了一小时。慢慢地,舍友们都觉得她好可怜,开始同情起她了。 木登登看着哭泣的柴梅,心想”一个宿舍的,也没必要计较太多。” 她先走到柴梅的床前,安慰她”别哭了,数学老师是一时气话,你也别放在心上。” 虎杏子也走到跟前说”高数本来就难学,我也没考好,也不是给老师骂了吗?” 孙小圆也走过去拍了拍柴梅的后背,安慰她。 皮雪晓摇了摇柴梅,调皮地说”别哭了,眼袋出来了。”大家都被皮雪晓逗笑了。 这时柴梅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看着满宿舍的人都围着她,又放声大哭。 大家都很无奈地对视,不知接下来该咋办。 这时柴梅停止了哭泣,抓住木登登的手说”我那样对你,你还这样对我。我错了,不该拿身边人的缺点当谈资去取悦他人。我错了!” 一向豪爽的木登登却不知道说什么,只望着柴梅的眼睛轻轻地说”没事!没事!” 柴梅环顾四周,吸了一口气,真诚地说”我,柴梅以后再也不通过说别人的坏话来交友了!” 其他舍友听了柴梅的话,都挺高兴,拥了上来,抱住了她。 第五章纸尿裤 这天星期五下午,刚上完最后一节课,纷纷扬扬的雪花就从天而降。 孙小圆站在教学楼门口,开心地看着眼前美丽的场景出神。 这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回头一看,原来是皮雪晓。 皮雪晓兴奋地说”我表妹来看我。陪我去接一下她,好吗?” 皮雪晓说的这个表妹,叫祁莹。在离孙小圆这个学校十里路的园林设计学院上学。 皮雪晓老提起她,所以孙小圆知道这么个人。 孙小圆点头答应。两个人也不打伞,就慢慢地往校门口走。 孙小圆喜欢雪中漫步。她觉得在飘散地雪花里,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美。 刚到校门口,就看见祁莹从8路车上下来。 皮雪晓高兴地拉着孙小圆的手跑过去。她给她表妹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孙小圆是第一次见祁莹的真人,偷偷不停地打量她。 发现她虽然有些瘦,但嘴唇厚厚的,眼睛亮晶晶的,很是可爱。 在皮雪晓的介绍下,孙小圆与祁莹认识了。 这时,祁莹突然看见马路对面有卖珍珠奶茶的,提议三人一起过马路,买各自喜欢口味的珍珠奶茶。 孙小圆与皮雪晓两个人高兴地拍手说好。 因为下雪,地面有些滑,三个人牵着手,小心翼翼地过了马路。 三个人刚到马路对面,孙小圆放开了拉着皮雪晓的手,想拉展弄皱的衣服。 而皮雪晓则和表妹在马路牙子上,手牵着手磕脚底的雪。 突然有辆黑车擦过她们俩,祁莹被”哐当”一声带倒。眼看着皮雪晓也要被祁莹拉倒,孙小圆眼疾手快地拽住了皮雪晓。 两人刚一站稳,就急忙凑到祁莹跟前,询问她的情况。 祁莹龇牙咧嘴地笑说”疼死妹妹我了!” 孙小圆与皮雪晓看祁莹还能笑出来,心上的石头一下落了地。 两人仔细查看祁莹的伤势。祁莹眨了眨眼睛,喘着气说”只是擦过,没受伤,就是摔得肉疼。” 这下,孙小圆与皮雪晓两人彻底放下了心。伸手扶着祁莹起来,走到了人行道上。 祁莹活动了一下腿脚,休息了一会,就恢复如初了。 不一会儿,三人每人都拿上了一杯香喷喷,热气腾腾的奶茶。 过了几天,孙小圆早忘了那件有惊无险的”车祸”事件。但她发现皮雪晓越来越奇怪。 每一节课刚下,孙小圆想找皮雪晓聊一聊,可一转身,她却不知去向。 这天晚上,孙小圆睡到半夜,感到口渴难耐,刚想起来喝点水,就感觉上铺的皮雪晓下来了,蹑手蹑脚地出了门。 孙小圆喝完水刚躺下,皮雪晓又悄悄进来了。 孙小圆睡不着,但不想打扰其他舍友,就静静地装睡。 可没过多长时间,皮雪晓又下来了,又偷偷出了门。 没过一会,又进来了。 那一天晚上,皮雪晓反复这样三四次。 在接下来的四五个晚上,皮雪晓都这样。 孙小圆对皮雪晓的行为很纳闷,但她没问,想让皮雪晓主动告诉自己。 又到了周末。这天星期五晚上,宿舍的其他人都去看电影。宿舍里只留下孙小圆与皮雪晓。 皮雪晓坐在上铺自己的床上,不断地叹气。 孙小圆在下铺,靠着被子看小说。 过了一会,皮雪晓从上铺伸下头冲孙小圆喊道”小圆,小圆,看我的黑眼圈!” 孙小圆被她吓了一跳,捂着胸口说”姐姐吆,你吓死我了。” 说着,下了床,站了起来。开始仔细地端详起皮雪晓的脸。 皮雪晓皮肤一向很好,白白嫩嫩的。可现在,她的皮肤看起来非常干燥,两只眼睛上有两个很宽的黑眼圈。 孙小圆看到这一幕,吓了一大跳,才几天没仔细看皮雪晓,她就变成了这样。 孙小圆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你晚上不好好睡觉,有什么办法呢!” 皮雪晓有些脸红地说”你都知道了?” 孙小圆撅着嘴说”我住在你下铺,不知道都难。” 皮雪晓听了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影响你睡觉了。” 孙小圆笑笑说”我没事,主要是你。你到底怎么了?”说着,爬到了皮雪晓的床上,抓住了她的手。 皮雪晓眼圈有些发红地说”你还记得上周表妹那场’车祸’吗?” 孙小圆点点头。 皮雪晓继续说”自从那场’车祸’后,我心里一阵一阵地惴惴不安,好像时不时有不好的事发生似的。我上一次厕所,心情就会放松点,所以老想上厕所。” 孙小圆听了,一下抱住了皮雪晓,轻轻地说”哎!可怜的娃!” 皮雪晓听孙小圆这么说,噗嗤一笑,但很快两行眼泪从眼睛里滚落了下来,呜咽说”我很痛苦!” 孙小圆放开皮雪晓,微笑地说”不就是多上厕所吗?问题没你想得那么大!明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好吗?” 皮雪晓擦了擦眼泪,说”好。” 第二天,孙小圆陪着皮雪晓去了附近的三甲医院,分别看了心理门诊与泌尿门诊。 当从医院出来,皮雪晓心情好多了。孙小圆也很高兴。两人坐在医院的花坛旁,愉快地交谈着。 孙小圆说”心理医生对你进行了催眠治疗,你感觉效果怎么样?” 皮雪晓笑着点头”我感觉我没以前那么紧张了,放松了不少。泌尿科的医生嘱咐我想上厕所就上,不要憋尿。如果每次想上厕所,都憋着,反而不利于病情。” 孙小圆说”两个医生都说这是个长期病,你可要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呀!” 皮雪晓低下了头,低声说”我知道。” 孙小圆见状,摇了摇皮雪晓,说”别那么丧气,来,笑一个,我们可要当女侠。” 皮雪晓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从医院出来,孙小圆发现皮雪晓症状好多了,白天上厕所次数减轻了不少。但晚上还是老样子。 孙小圆心想不管怎样,已经改善了不少,剩下的就让时间来治愈吧。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个病还会反复。 那是星期四早上的体育课,皮雪晓因为800米长跑跑得实在太慢,又被体育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批评了一顿。 随后的几天,皮雪晓白天上厕所的次数又增加了。 孙小圆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这天,趁宿舍其他人都去上晚自习,孙小圆拿出一个黑塑料袋递给皮雪晓。 皮雪晓很疑惑,好奇地打开塑料袋,结果一看,立马很不高兴地说”你什么意思,你在嘲笑我吗?” 孙小圆急忙摆摆手,说”咋会!” 又看了看皮雪晓的脸色说”我想,你的病……有了纸尿裤,你就不用老去厕所了,这样,你也能时刻放松。说不定时间长了,你的病就自然而然地好了呢!” 皮雪晓有些脸红地收下了,小声说了声谢谢,再没吭声。 时间一天天过去。自从皮雪晓用了纸尿裤后,孙小圆很少再见到她上厕所去。 时间一长,孙小圆也忘了这件事,直到有一天,皮雪晓说她已经很长时间没买纸尿裤了,孙小圆才反映过来,皮雪晓的病好了。 第六章三封广播稿 很快到12月份了。天气越来越冷。 这天晚上,孙小圆来到图书馆,她很想看一会杂志。 可是半天找不到座位。孙小圆站在桌行之间,环顾了一下整个图书馆,发现了十几个空座位。 可是当她靠近那些座位时,发现上面不是放着书,就是贴着“名花有主”等字条。 孙小圆只好无奈地退到图书馆门口,站着等。 等待的时间总是那么漫长,但孙小圆特别想看会杂志,所以极力地克制自己,忍耐着。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图书馆没有人离开。那些空着的座位依然空着。 孙小圆有些站不住了,就无意识地往图书馆里面走了走。 突然一个瘦瘦的、短头发的女生冲她招手。 孙小圆很困惑地走过去。那个女生压低声音说:“坐我旁边吧。这个座位空一个小时了。” 孙小圆从图书馆架子上取下心仪的杂志忐忑不安地坐了下来。 她一边看杂志时,一边时不时抬头张望,担心座位的原主回来。 旁边那个瘦瘦的女孩安慰她说:“别担心,应该不会来了。就算来了,我帮你说。” 孙小圆感激地说:“谢谢。你们认识?” 那个女孩说:“不认识,但哪有占一个座位1个多小时,人不来的。太浪费资源了!你放心,理在我们这呢。人如果来了,有我呢。” 孙小圆被女孩的豪气所打动,笑了。 很快,孙小圆就沉浸在所看的杂志里了。 当孙小圆看完几本杂志准备走的时候,在门口又碰见了那个瘦瘦的短发女孩。 没想到,她个子挺高,整整比孙小圆高一个头。 孙小圆腼腆地说:“一起走。”那个瘦高个女生很高兴地答应了。 在回宿舍的路上,那个女生说她是法律系大四的女生,叫成彬。 孙小圆也自报了身份。两人还互加了微信。 后来,成彬老在微信上招呼孙小圆一起去图书馆或吃烧烤。 两人你来我往地的很快就成了好友。 这天下午,成彬又在微信上叫孙小圆和她一起去教室上自习。 孙小圆欣然答应了。 两人各提一个书袋来到学校的一处平房。 在平房旁边有一片美丽的竹林,和一座漂亮的白亭。 孙小圆看着幽静的环境,不由自主地说:“成彬,这里真美,像一幅画。” 成彬得意地说:“那是当然,不然我也不会带你到这。这里的几间平房可是很抢手的自习室。” 两人说着,走进了一间教室。孙小圆放眼望去,有好几个空座位呢!她兴奋地朝成彬嘀咕说:“成彬,看来,我们没来迟。” 成彬没啃声,拉着孙小圆的手走向最近的空座位。 刚到那个空座位面前,孙小圆就被吓一跳。 只见那张桌子上放着一个粗糙的大砖头。 成彬叹了口气,拉着孙小圆走向另一个空座位。 没想到那个座位的椅子竟然被人用链锁锁着。 成彬无奈地摇了摇头,又拉着孙小圆走向更里面的座位。 当成彬与孙小圆满怀希望的走向那个空座位时,令人气愤地是,那个空座位的桌子上竟然有张用红笔写得几个大字“重占血拼”。 孙小圆气愤地甩开成彬的手跑出了教室。成彬也追了出来。 成彬望着胸口因气愤不停起伏的孙小圆,深深地叹了口气说:“我都见怪不怪了。时间长了,你也就适应了。” 孙小圆长长地出了口气,说:“成彬,你看,这里多美,真是个高雅的地方。可这房子里的人却那么丑陋,让人恶心。他们喜欢在高雅的地方学习,可他们的心却没追求真正的高雅。他们为了占座位砖头、锁链都用上了,还要重占血拼。哼!” 孙小圆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然后转身握住了成彬的手,望着她的眼睛说:“成彬,这个地方,我再不来了。我也劝你也不要再来了。这个地方配不上我们这样的好学生。” 成彬点了点头。 这天下午,成彬在回宿舍的路上走着。学校大喇叭里的一封广播稿吸引了她。 广播稿开门见山地说,此广播稿是针对最近学校里愈演愈烈的占座位现象的感触。 首先,作者来了个四连问:“我们在大学里仅仅是学知识的吗?我们是要学得更加强势?我们是要学得更加自私?我们是要学得更加利己?……”成彬听完四连问,立即拍手叫好。 可一想,这是在校园内,连忙环顾四周。结果发现好多同学都驻足站立,在听这篇广播稿。 大家一边听广播稿,一边纷纷议论。 有人说:“这样占座位,我早都看不惯了!” 有人说:“自己暂时来不了,还要占着座位,不让其他同学用!确实自私!” 有人说:“这个作者真了不起!替大家说出了心声。大学生如果个个学成这样,还不如不上大学!” 校园里同学们一堆,一堆的,都在边听边抒发自己对无良占座位者的愤慨。 广播稿不长,一会就读完了。 成彬听见这份广播稿的署名是“一个外貌丑陋,但不会为了座位与同学血拼的人”。 接下来的两天,学校广播室分别播出了这位署名很长的同学的另外两份稿子。 一份是《同学,当我们变成战友,我能放心把后背交给你吗?》,另一封份是《我们不能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另外这两篇稿子也写得特别好,引起了学校师生的长时间的谈论。 这几天孙小圆宿舍的人也讨论的热火朝天。 每当晚自习结束,大家回到宿舍洗洗刷刷后,就卧在各自的床上。 人虽然在床上,但没有人想睡觉。大家都不由自住地开始谈论起“占座位”的问题。 每次心直口快地木登登总最先发言:“我早看不惯这股歪风邪气了。早想骂那些人不来,座位一占就占半天的人了。特别想骂用砖头、锁链占座位,还有写狠话字条的人。” 虎杏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可能也是被你骂的人之一。以前,大家都抢座位。我也觉得这种行为有些不像大学生该有的行为,但别人抢,我不抢,感觉吃亏了,所以我也抢占座位。” 李紫枝说:“抢占座位成了一种风气,好学生都被带坏了。” 皮雪晓说:“那个署名‘外貌丑陋但不会与同学血拼的人’的广播稿写得太好了,她公开提出抢占座位是不好的行为。我们不能做这样的人。相当于给这种行为定性了,同学们也明明白白知道了抢占座位的行为是错误的。错误的行为谁还做呀!” 这时,一直沉默的白一一开口:“嗯,最近,图书馆也没人占座位了,都是先到先坐。人不来,也不会占坐了。” 孙小圆一直在倾听大家说了什么。看大家有批评占座位的,有检讨自己以前占座位的,孙小圆开心地抿嘴笑了。 这天,孙小圆面带微笑,挺着腰杆,笔直地行走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上。 迎面过来的成彬拦住了她,附在她的耳旁轻轻地说:“我知道,那三份广播稿是你写得!” 孙小圆有些害羞地点点头,又立马低声对成彬说:“不许告诉别人!” 第七章知心姐姐不好当 一转眼又到了周末。星期五傍晚,孙小圆早早吃过晚饭,独自在操场上闲逛。 学校的操场很大,此时正是饭点,操场上没几个人。 孙小圆望着广阔的操场,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感到心情舒畅,自由自在。 她在操场上信步走着。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转身看见是601的苏格格。 苏格格看起来很不高兴。孙小圆连忙关心地问:“你怎了?” 苏格格看着孙小圆关切地神色,急切地想向孙小圆吐槽。 苏格格愤愤地说:“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朋友!” 孙小圆有些惊愕地说:“你不是和江才琴关系挺好的吗?” 苏格格皱了皱眉说:“我们才不是!今天不是星期五嘛。我在宿舍里提议我们601的6个人一起去吃火锅。算上我有三个人同意,江才琴与另一个女生不同意。我劝说江才琴同意吃火锅。可江才琴却说:‘月底了,要节省点。’我一生气回怼她:“平时不节省,月底要节省,早干嘛去了!”说着,说着,我们两人就吵了起来。 听完苏格格地诉说,孙小圆耐心地劝解:“不就一顿火锅嘛,推迟几天吃,到月初吃又能咋样?江才琴也不是故意扫你的兴。你几次提议吃火锅,她还不是都去了。就这次,她可能经济确实有些紧张,你要多担待。不要再斤斤计较了。” 这时,苏格格停住脚步,拉住孙小圆的手说:“谢谢你,听了你的开导,我的心情好多了。” 孙小圆听了,很高兴,心里暗暗有些得意。 她拍着胸脯说:“以后,有什么想不通地尽管来找我,我开解开解你。我发现我有这方面的天赋。” 接下来的一周,苏格格经常来找孙小圆谈心,说一说生活中不如意的事。 刚开始孙小圆挺乐意开导苏格格的。 但慢慢地孙小圆就有些不爱听苏格格说的那些让人不高兴的事了,她认为都是些小事,不值得老挂在嘴边,更不用老挂在心上。 孙小圆不明白自己咋回事,心想:乐于助人是一种优秀的品质呀,自己怎么就不爱开导苏格格了呢?觉得可能自己哪出了什么问题。 这天中午,孙小圆一出教学楼,就看见苏格格站在不远处的花园小径上。她正背对着孙小圆和一个女生说话。 孙小圆觉得自己看见苏格格,就像看见一朵特别大,不断释放黑气的牡丹花,她总觉得苏格格的黑气会把自己淹没。 孙小圆暗自庆幸苏格格没看见自己。她立马悄悄从另外一条路离开了教学楼。 昨天又下了一场雪,今天到处一片雪白,很是美丽。 孙小圆慢慢地往宿舍楼走去。边走,边抓雪,按成一个个的雪球,再向挂满白雪的松树打去。 看着松树上的雪簌簌下落,孙小圆的心情大好。 走到宿舍楼口,碰到了同宿舍的王静。 王静快走几步到孙小圆面前说”小圆,我爸又打电话催我报英语培训班,让我大一就把英语四级过了。可我大一不想只顾学习。我想多参加学校的各种社团,增加我的社交能力。” 孙小圆这几天已经被苏格格整得有点头大,不想再管王静的事了。 可别人找她诉苦,她却不管,心里总觉得不对。 孙小圆就压着自己的性子,耐心地开导王静说”你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你爸就行了。” 可王静立马反驳说”我说了。可我爸固执得很,不听我的。” 孙小圆说”我们是成年人了,你觉得你爸做得不对,可以不听。” 但王静又反驳说”他可是我爸呀,我怎么能那样对他呢!” 孙小圆不知再说什么好,她觉得很烦,刚才的好心情早已消失不见,但又不能冲王静发火,不知该咋办。 王静又反反复复说这件事,最后孙小圆借故肚子疼才得以脱身。 孙小圆在心里把王静又列为第二个放黑气的牡丹花。 随后几天,王静又找孙小圆讲述自己的苦恼。 孙小圆反复给她说:“你已成年,你爸的话只能是个建议,你可以不听。” 但往往王静又是那句话:“那咋行!我爸会伤心的!” 此时,孙小圆只好又重复不知说了几遍的话:“那你就听你爸的话,好好学习英语,早点过了英语四级。” 这时王静又是那句话:“那咋行,我要参加学校的社团,我没时间学习。” 最后,往往是孙小圆会被王静的三碗豆腐,豆腐三碗话逼疯。 要不是孙小圆的忍功厉害,两人肯定能吵起来,甚至打起来。 无可奈何的孙小圆的躲避对象又增加了王静这个人。 现在孙小圆课间躲在厕所,放学后,谁也不说,人也不知去向。 一眨眼,又到周末。 这天是星期天,孙小圆想睡个懒觉。 可当孙小圆在床上睡得正香,突然感觉有人用自己的头发撩自己的脸蛋。 孙小圆一睁眼发现是同宿舍的李紫枝坐在她的床上。 好脾气的孙小圆无奈地用沙哑的嗓音问:“嗨,干嘛?” 李紫枝压低声音说:“有点事找你说一说。” 孙小圆挣扎着起了床,洗漱完毕,与李紫枝来到宿舍顶楼的平台上。 原来,李紫枝看上了学校里名气很大,会弹吉它的那个男孩王子东。孙小圆说:“那你去追他吧。” 李紫枝说不敢。 孙小圆说:“那就放弃吧。” 李紫枝说舍不得。 孙小圆说:“暗恋也挺唯美。” 李紫枝说太折磨人。 接下来的几天,李紫枝一发现四周只有她与孙小圆时,就向孙小圆讲述自己对王子东爱的痛苦。 孙小圆感觉自己也很痛苦。 当她走在学校满是落叶的林荫大道上时,早没有了之前的唯美感觉,只感觉自己是一包行走的苦水。 理智让她觉得自己应该多笑,快乐一点。可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变成一颗苦胆,正不断地在向四面八方的血液流。 痛苦的孙小圆也想诉诉苦。 这天,她坐在了系辅导员兰蓝的办公室里。 这是一个不大的房间,大概只有十平方。窗台上有一盆紫色的蝴蝶兰开得正艳。 兰蓝老师静静地听了孙小圆的诉说。 她温柔地说”最近,你自己没遭遇痛苦的事,但你现在却这么痛苦,是因为你负能量信息听得太多了。” 孙小圆连连点头,有些苦恼地说”我认为认真倾听别人的痛苦,并开导别人是一种美德,但这种美德却让我很痛苦。” 兰蓝老师微笑着说:“确实是美德。别人都找你诉说痛苦的事,说明你很善良,也很乐于助人。” 兰蓝老师又仔细看了看孙小圆,继续说:“但开解别人,也使你吸收了别人痛苦的信息。所以你开解的人越多,你吸收的痛苦信息也越多,你也会越痛苦。” 孙小圆微笑着,皱着眉头问:“那咋办?” 兰蓝老师说:“1、你也可以向其他人倾诉你的痛苦。2、告诉倾诉着,虽然倾诉可以减轻他们心里上的负担,但一味的倾诉,也让他们一直陷在痛苦的泥潭里。他们可以试着干点别的,转移注意力,忘记烦恼。3、以上两种方法都用过,却不管用。你只有用不回应他们的倾诉,用客气的微笑疏离他们了。毕竟你也不能长期陷入别人的情绪旋涡之中。而且倾诉着要摆脱烦恼还要靠他们自己。 孙小圆一身轻松地走出了兰蓝的办公室。 她靠在楼梯口的扶手上休息。 这时苏格格走了过来,又要向她诉说她们宿舍其他女生待她不好的事情。 孙小圆不想听,但还是装着听完说:“你为何那么在意生活的琐碎,为何不把注意力转向学习或其他美好的事,这样你的痛苦会少很多。” 当王静又来找孙小圆诉说时,孙小圆对她说:“你老这样不决断,你不累吗?别老在一个问题上纠缠不清。” 见了正准备给她说烦恼的李紫枝,孙小圆说:“一件事要么放弃,要么执行,你这种既不执行也不放弃的作风最要不得。” 孙小圆以为自己对那三人说的话,应该管用。 可隔天,她们三人又陆续来找她,孙小圆都有些崩溃,感觉她们不是来解决问题的,是来宣泄情绪的。孙小圆计上心来。 当苏格格还未开口,孙小圆就向她诉说王静的烦恼,请她想办法解决。 当苏格格说出解决之法时,孙小圆就用王静的转圈话回应苏格格。 苏格格感觉孙小圆很奇怪,没说上几句就走了。 当王静来诉说时,孙小圆给她讲苏格格的烦恼,她不爱听,也没说上几句,就走了。 对李紫枝,孙小圆也用同样的办法打发了。 没过几天,那三人都不来找孙小圆了,孙小圆的好心情又恢复了。 第八章心怀不轨的老头 一眨眼就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学院里所有课程都停了。 同学们开始自由复习,准备考试。这天早晨,孙小圆正一个人在宿舍里复习。 突然宿舍的门被猛然推开了。孙小圆抬头一看,发现是白一一。 孙小圆低头又忙于复习,也没打理她。 白一一坐在了孙小圆的对面,看着低头的孙小圆,几次张嘴想说点什么,但只是嘴唇蠕动了几下,终究没说什么。 低头的孙小圆不知道这一切,继续写着字。 白一一看孙小圆不理她,心绪不宁的她一会站起,一会又坐下,反复好几次。 总算,正在写字的孙小圆有所察觉。 她抬起头,微笑地问:“一一,怎么了?” 白一一欲言又止地看着孙小圆。 孙小圆开玩笑说:“有事尽管说,怎么连我都不放心?” 白一一又猛然坐回孙小圆的对面,说:“我给你说了,你可不能告诉其他人呀!” 孙小圆点头答应。白一一不放心地又说:“你得保证!” 孙小圆立即说:“我保证!” 白一一坐直了身子,叹了口气说:“最近自由复习的这几天,累了,我总爱去操场上逛一逛,也总看见一个老人在操场上锻炼身体。老人看起来慈眉善目的,我也很想与他攀谈。 今天早上,老人主动走过来与我聊天,我挺高兴的。 我们俩聊得都很高兴。我想,我说不定会有一个很好的忘年交呢。 我们聊了大约半个小时。这时,我说我要走了,结果他也说要回家。我们俩结伴离开操场,边走边聊。走着,走着,他提议去他家坐坐。我想也行。 就这样,我就到了他家。没想到,他家那时没别人,但我也没多想。 我们俩就在客厅聊天,我就坐他对面。 聊着聊着,我突然听他来了一句‘许多女生都愿意让他摸胸。’ 当时听了这句话,我有些懵,感觉自己应该听错了。 可后来,他说话的内容过来过去的是许多女生愿意让他摸胸,这样可以使女生胸部变大。 我感觉自己头脑开始变得不清晰,觉得这应该不是真的,但理智告诉我这一切应该是真的。 最后,我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他的家,跑会了宿舍。” 听完白一一说的,孙小圆大吃一惊,没想到象牙塔内也有这样的人。 孙小圆好好安慰了一番白一一。 第三天,孙小圆坐公交去市区买东西。她坐在靠窗的位置。 汽车行驶了两站,车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孙小圆无意听见紧靠她站着的两个姑娘说:“什么人嘛!一会蹭到肩上,一会蹭到腰上!” 孙小圆抬起头,是两个浓妆艳抹的姑娘在抱怨。这两个姑娘的香味熏得孙小圆都有些坐不住了。 孙小圆心想:“坐公交还嫌别人碰了你,真矫情!”孙小圆扭过头,去看窗外的风景,免得别人败坏了她的信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孙小圆扭头发现旁边两姑娘换成了一孕妇。孙小圆赶紧起来,让了座位。 站着、站着,孙小圆发现自己屁股总热乎乎的,似乎有一只手总贴着她的屁股。 孙小圆心想:车上人多,难免挤一些。也没在意。可过了好长时间,那只手还贴着,孙小圆感觉骚得慌,急忙转身向后看怎么回事? 发现在她转身的同时,有一个老头退到了车的另一侧。孙小圆联想到前面两姑娘的话,起了疑心,她时不时地看看那个老头的动向。 车又开了三站。车上的人已经少了好多。过道里站着四五个人。 突然,孙小圆发现,那个老头曲起胳膊,把手放在了一个少妇的屁股上。 孙小圆现在确定那老头是个色鬼无疑。 孙小圆不知怎么办,想来想去,最后用微信发了求助,让白一一打了110。 白一一望着被抓走的採花老头,兴奋地抓住孙小圆的手说:“就是他!学校里那个老头。” 孙小圆则有些心情复杂地说:“哎!那都有怀人呀!包括学校!” 很快,期末试考完了,大一的第一学期结束了。 孙小圆在整理行囊时发现,舍友们都成熟了不少,再也不是那个刚入大学的高中生了。 她站在镜子前也发现自己长大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