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亮起的第五盏灯,所有人都傻眼了,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仅仅用了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便通过了五关考核,这种成绩在炼器师公会的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马凯双眼当中充满了绝望,扑通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输了,还输的如此彻底。测试殿里面叶不凡一口气通过了五阶的考核,回头看了看似乎有些明白这炼器师公会是如何划分等级的了。最开始的第一关考核的要求很低,给出的炼器材料也都非常容易炼制提纯,只要有一些炼器基础就能通过。随着等级的提升难度越来越大,给出的材料等级也越来越高,普通人现用材料炼制提纯需要花费出更大的力气,对于真元也是极大的消耗。而对于炼制的成本法器要求也越来越高,直到最后的极品法器。但不管怎么说,前五关考核的都是法器炼制,还没有达到灵器的级别。这应该也是为什么测试殿只考到五阶的原因,想必第六阶就已经是灵器的炼制了。但不管怎么说,这种低等级的考核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既然做完了那就出去吧。推开最后一扇房门,直接来到大殿外面。出来之后他不由愣了一下,没想到门前已经聚了这么多人,而且一个个犹如中了定身法一般,神情呆滞地站在那里。温鼎和赵成器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正如之前的工作人员所说,年纪也就是二十岁左右。“你……你……你真的过了五阶考核?”一直到现在温鼎还是有些不可置信,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当然是真的!”叶不凡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这老头是谁,但也知道地位不凡。“不可思议,实在是不可思议,不行,老夫我要进去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