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自古以来,牡丹在国人眼中都是十分富丽华贵的存在。其花大如碗,尊贵富丽的外表不仅光彩照人,同时还清香四溢。

在我国,栽培牡丹有1500多年的历史,赏牡丹已经成为一种风范。

牡丹如此受人喜爱,不禁让人提出疑问,中国自古以来,与花之间十分有缘,作为有多种花生长的国家,我们赋予花不同的寓意,但为何独牡丹如此受人喜爱?

1、牡丹起源:用之医学

牡丹外形娇美,身形华贵,最初在人类历史当中发挥着极大的实际意义,那就是药用价值。在医学当中,中医称牡丹的根皮为丹皮,这种名贵的药材具有清热,凉血,散瘀的功效,可以治疗温热性疾病。

娇美的外形加上实际的应用价值让牡丹很快进入到人们的关注当中。其花瓣也可食用,还可酿酒,多种实用意义之下注定牡丹与人类之间结下不解之缘。

作为原产中国的世界名花,同时也是我国的国花,牡丹不仅在中国医学上发挥巨大的作用,同时也因其色香姿韵等备受推崇,这使得唐朝带动了大量的牡丹诗词歌赋出现。

将欣赏牡丹推崇到极致的时期为唐朝时期,正是因为唐朝时期对牡丹的追捧才让我们在牡丹的身上找到许多典故。

其中不乏神话和写实作品,但无一例外都可看出唐朝人对牡丹的喜好,甚至衍生出斗花炫花之风气。

2、唐朝:盛爱牡丹

唐朝各阶层对牡丹的喜爱和包容达到了一种巅峰,无论是皇亲贵戚还是达官贵人,哪怕是基层的文人墨客或者老百姓对牡丹都十分喜爱,正是因为对牡丹的追捧,推动了唐朝对牡丹栽培和观赏的技术与审美。

作为历史上第一个堪称牡丹栽培与观赏巅峰时期,这时出现了大量歌颂牡丹的诗词造句,诗人往往将牡丹与当朝政治经济兴衰现象相结合来反映自身的文化价值取向。

唐诗当中不乏出现牡丹元素,两者相互协调统一,牡丹在唐朝各个阶段的兴衰可以映射唐朝不同时期的变化。

(1)初唐时期

初唐时期,人们对牡丹的喜爱源自隋朝遗留的风俗。

隋朝时期,牡丹由原来的野生植物被人工培育为观赏花卉。隋炀帝杨广爱好牡丹,曾有记载他专门用0里西院招天下进花卉,一周进箱牡丹,这箱牡丹安置在所设置的西院当中,可见隋炀帝对牡丹的喜好程度。

隋炀帝对牡丹的喜爱也证明了牡丹这种花种当时只流传于皇宫当中,并没有形成广泛的传播,所以此时的牡丹还未被所有人知晓,栽培和观赏只限于上流社会当中的皇族与贵族小群体之间。

尤其作为隋唐之间的过渡时期,此时的唐朝整体以休养生息为主调,尚且没有达到盛唐时期的繁荣发展。

正是在恢复时期,很难将牡丹这种名贵的花种传播于社会之间得到认可,经济和环境条件尚未达到使得牡丹还流传于上流社会之间。

(2)盛唐时期

经过贞观之治与贞观遗风之后,开元盛世将巅峰的唐朝带来人间,经济和社会环境的稳定加上外交文化的兴起,此时的唐朝成为各朝各代以来最为繁盛的时期。

优越的环境十分有利于牡丹的流传,不过首先流行起来的并非是河南洛阳的牡丹,而是长安牡丹。

唐玄宗多居住在长安,以长安牡丹兴盛为开始,牡丹日渐获宠的状况逐渐向社会传播。

不过在玄宗时期,仍然只有权贵和著名的寺观才有牡丹的栽培,当年的杨国忠还曾被恩赐过几株牡丹,可见牡丹的珍贵性。

由于牡丹价重,所以百姓并没有资本能够支付栽培和购买牡丹的金钱,不过这无法引起百姓们的愤怒。牡丹虽美,但赏菊之趣以及谷瑞花之美丽也是一种追求,且不如牡丹价高,更具有平民化的特点,所以世人只以见过牡丹为荣,不以不种牡丹为耻。

引领喜爱牡丹的潮流有两人,一是武则天二是杨贵妃,武则天与牡丹之间流传过一则趣闻。

据说武则天为皇帝之时,曾在隆冬腊月之天下令要求百花同时开放以助酒兴。百花接圣旨,因为武皇的劝慰,所以花都违背了时令破例开放,只有牡丹依然纹丝不动,保持干枝枯叶的样子,傲然挺立于茫茫苍雪之中。

这样的违背引发武则天的愤怒,她下令将牡丹从长安贬到了洛阳,而刚烈的牡丹来到洛阳以后昂首怒放,彩辉四射。

听完这消息的武则天十分愤怒,下令对牡丹处以火刑。但烈火没有烧死牡丹,反而使其开得更加娇艳,灿若云霞,也正是这一典故,世人称牡丹为枯枝牡丹,洛阳花等。

这样的精神风骨也引来大量的诗人追捧,唐代诗人本就普遍追求豪侠之气,所以牡丹的精神风骨与文人的精神实践产生了共鸣,张潮曾在《幽梦影》中直言,牡丹的精神得到了唐朝人士的普遍认可并传之后世。

雍容华贵只能作为牡丹的外表形容,但称其为花王,还是因为其傲视群芳的风骨。这种劲骨刚心高出万卉的气节将一众群芳的富贵美艳质压过去,这也是牡丹能够被誉为国花的道理。

血统纯正之下,姿容不妖不艳端庄大气,其骨血之中的高贵使她对花王的称号当之无愧。

3、斗花与炫花

世人对牡丹的追捧甚至使其成为贵族的象征,贵族女子更是喜欢在斗花当中以插牡丹取胜。

早有文献记载贵族女子当中流传下来的斗花习俗:青年女子们通过竞赛来比较彼此带的鲜花的名贵漂亮程度。

看似是为了比谁的花漂亮,实际上是为了比谁的花新奇,这种比斗暴露了贵族们之间的攀比炫富心理。

牡丹在唐朝鼎盛时期的价格十分昂贵,“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贵贱无常价,酬值看花数。灼灼百朵红,戋戋五束素。”100朵红牡丹便需要用25匹锦来兑换,可见当时的牡丹价值。

据说贵族女子为了能够在斗花当中得胜,不惜花费重金急购各种名贵花卉,一切准备都是为了春时斗花取胜所做。而牡丹本就价高且外表雍容华贵,所以是许多当时贵族女子当中斗花的上上之选。

斗花是为了春日比赛,炫花则是日常生活当中最常见的场景。日常生活当中,牡丹除了进入药用以外,同时也成为了许多女子之间必备的饰品。

《簪花仕女图》描绘的是几位贵妇赏花游园的场景,其中一位妇女头上便插了一朵牡丹花,可见这已经是当时宫中广为流行的饰品。

除此以外,一些文人对于牡丹的追捧也达到了痴狂的状态。士大夫已经不能被欣赏牡丹所满足,时时还会将可食用牡丹做成牡丹宴来宴请同僚。

许多与牡丹文化相关的牡丹宴更是令人叹为观止,据说武则天曾有一种食物名叫天皇饼就是用牡丹所做而成。

古代文人大夫多私人院,除了能够自行布置和设计私人院的景致以外,还可以选择多种花卉放置家中,供养牡丹也是首选之一。

权贵的私家院多喜欢品种名贵的花,而普通园子也会寻求牡丹放置在家中,可以说用“万户千车看牡丹”能够代表时代之下,爱牡丹人之心。

也正是因为这种疯狂地热爱,私家院景当中不乏出现许多牡丹名品。

但是随着安史之乱以后,唐王朝也开始走向下坡路。

这一时间段在文化上的影响使其态度从外放转为自闭和保守,圣堂之后衰败之下的炫花斗花有一种偏执的感情在其中。

执着于盛唐未曾离开,审美情趣依然曾是巅峰之时。此时的人们将欣赏牡丹作为麻痹自己思想的一种方式,牡丹作为唐代文化的代表保持于之前的赏花方式也无非是慰藉自己已经远离的盛唐时期。

随着后期社会经济日渐衰落,长安牡丹也只能日渐颓败,它们的灿烂与衰败和各阶段的诗人创作呈现紧密联系。

也许正是因为牡丹在盛唐之时百花遍地,唐末日渐颓废之感引起唐朝人民同病相怜,所以二者之间有惺惺相惜之感,从后人的角度来看,唐朝时期,从牡丹的风尚细节中不难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