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 何源胜

仿佛世上所有的牡丹,都集中开在西充县仙林镇的一个山沟里,这个山沟叫黄楝坪。

有山沟就有水,水从上到下没日没夜地流淌,带走光阴也带走花香。牡丹从山沟下往上开,有一股集体向上的气势。一千亩牡丹五十六个品种在一起,当然有气势了,但还不够,主人还栽了一千二百亩雷竹,竹是清一色的翠绿,花各有各的色彩,如此搭配,仙林便成仙境了。

来有是牡丹园的主人,建设的山庄叫来有山庄,坐落在半坡上。从远处看去,仿佛牡丹翻滚出一片巨浪,而山庄被卷在了巨浪尖上。

来有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不但山庄修得地道、有文化,还在牡丹园里添设了很多可以让人逗留的东西,比如索道、竹船、射箭场等等。“喊泉”很有意思,游客拿了话筒,对着泉水喊,喊自己爱人的名字,泉水也跟着发出声音,好像在模仿,也好像在回应。看够了耍累了喊够了,在山庄里可以坐着躺着休息,更有好吃的啊。最好吃的是竹笋烧鱼,笋是山间之竹笋,鱼是河中之脆皖鱼。用农家柴灶,风箱来回拉扯,柴火便猛舔锅底,竹笋的味道、脆皖鱼的味道便不知不觉在花香中弥漫开来,有道是“独占春风半,花开已成海”。

作为主人的来有与仙林镇的苏镇长和我谈牡丹、谈雷竹、谈山谷里不知疲倦的河水,也聊到这几年观光农业给乡村带来的变化。天上有几块白云,仿佛大块头的牛羊。来有望望天上的白云,白云在头顶自由散漫、无拘无束。又看看满沟满坡的牡丹花,牡丹花便齐齐地望着主人,用各自的鲜艳争宠。春阳照着来有幸福的脸,也照着牡丹朵朵的脸。苏镇长说,这几天花开得旺,人来得也旺。来有说,人气就是财气呢。

不过,这个村曾经是省级贫困村,前几年大家的日子过得都不太好。苏镇长说,必须要有成规模的特色产业,不然腰包鼓不起来。来有接过话说,现在村里的老老少少都来园子打工,到山庄挣钱,都是老乡,共同富裕嘛。苏镇长说,黄楝坪现在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了,一般劳动力一年挣上一万五没问题,牡丹节搞起来后,农家乐带起来十几家,又多了一个增收渠道。

说话间,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一群小姑娘在花海中奔跑,五颜六色的在阳光中跳跃。这哪里是笑声啊,这是音乐,乡间的音乐。有个姑娘穿着碎花的红裙子,干脆将脸庞贴在牡丹花上,任凭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举起手机,对着她拍视频或者照相。牡丹红红的,一瓣两瓣三四瓣,大片大片的,像是要绽开,又像是要合拢。中间黄黄的花心,有中年妇女丰腴的气质。花瓣上挂了几颗水珠,在太阳下晶莹剔透。红黄的色彩,端庄地掩映在姑娘脸上,这情景正对应了远古的诗句: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但这里并不是京城,这里是牡丹的王国。我也翻看起手机,果然,朋友圈里多了很多仙林牡丹园的图片。一个小女孩向我走来笑着说:“叔叔,帮忙拍张照吧。”我乐得呵呵笑,好啊好啊,心里又怕自己不会构图,但是随便一拍都是好看的风景啊。就在拍得高兴之时,苏镇长拿出手机把我不太专业的摄影姿势给拍了下来。

是的,在仙林的牡丹园,你拍花的时候,或许别人正在拍你。这里完全不需要固定的观景台,你站在什么地方,牡丹花都会向你涌来,什么地方便成为最美的风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