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乌市,月季花儿开,一朵一朵,一枝一枝,独自绽放,首府乌市,多了几分色彩,几分好看,几分热闹。

六月的乌市,枝枝月季花顶端,已经悄悄地鼓起了花苞,亭亭净植,隐隐有暗香浮动。于是常流连花前,满心地期待花开的绚烂。

月季花儿开,像似荷花,像似玫瑰,像似牡丹;粉得动人,紫得柔和,白得纯粹,红得炽烈。

月季花儿开,更令人悦目的是那些叫不上来颜色的,外粉内黄,淡淡的黄色,镶嵌着玫红色,几分渐变,层层浸染,大有“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之感。

月季花儿开,墨绿色的茎上,满是暗红的小刺,叶片推推搡搡,层层叠叠,碧绿碧绿,油油亮亮的,状似女子的手掌,精巧细致,柔软滑嫩,让人心生欢喜。

月季花儿开,姹紫嫣红,争奇斗艳,浓郁的香气,缠绕在空气之中,让人精神气爽。

月季花儿开,一朵,两朵,三朵 “一枝比一枝艳丽,自是春工不与闲”,果然不假,争奇斗艳,惹来亲邻艳羡的目光,驻足流连。

月季花儿开,初开的花,就是闺中待嫁的少女,情窦初开,羞羞答答,将点滴心事暗藏于蕊中,欲说还休,我见犹怜;完全盛开的月季花,则是盛年的美人,风情万种,摇曳生姿,低眉浅笑间自有一段别致的韵味。

每一朵月季花儿,都有每一朵的姿态,而无数的每一朵,又天然地汇成了一望无际的花海,呈现出盎然的生机和蓬勃的力量。叫人流连忘返,心旷神怡。

开放的月季花,汲取了天地的灵气和日月的精华,花瓣轻轻颤动,微微下卷,似女子的眼帘,潋滟着款款情深。每一朵花都匠心独运,丰腴艳丽,每一朵花都莹洁精巧,落落大方,每一朵花都娇俏无比,幽香四散,每一朵都与众不同,脉脉含情。

月季花开,千般袅娜,万般旖旎,清丽动人,动人心魄。惹来古今文人骚客的笔,为其肆意缤纷。

杨万里在《腊前月季》中写有:“只道花无十日红,此花无日不春风。一尖已剥脂笔,四破犹包翡翠茸。别有香超桃李外,更同梅斗雪霜中。折来喜作新年看,忘却今晨是季冬。”

董嗣杲在《月季花》中写有:“谢了还开肯悟空,一年三十六旬中。相看谁有长春艳,莫道花无百日红。酡脸倚娇承舞雪,瘦枝扶力借柔风。四时常吐芳姿媚,人老那能与此同。”

刘处玄在《青杏儿·九月季秋凉》中写有:“九月季秋凉。谢尊官、重献霞浆。难当厚礼重爱,世中名利,贪争俗虑,身坐心忙。道化怕无常。三十年总敬丹阳。东莱满郡无疑妄,天元庆会,这番归去,朝现天皇。”

申时行在《月季花崔雀》中写有:“奇葩竞吐汉宫春,日日含香送紫宸。千叶能随荚,四时常应桂轮新。乍疑胜里金花巧,却讶枝间翠凤驯。愿以长春歌圣寿,还将解网颂皇仁。”

庄械在《烛影摇红·月季》中写有:“廿四番风,漫将花信从头数。一年一月一番新,不解情如许。海峤灵根暗孕,斗婵娟、尹邢共住。重帷深闭,匀粉调脂,含烟和露。”

六月的乌市,月季花儿开,花瓣一层一层,紧紧地挨在一起,吮吸着夏天的雨露,享受着阳光的沐浴,花瓣中间金黄色的花蕊的顶端粘着花粉,散发出一阵阵浓郁的芳香。

六月的乌市,月季花儿开,好像花仙子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引来了像舞蹈家的蝴蝶,诱来了像歌唱家百灵鸟,招来了像采蜜工的蜜蜂,伴随着一起演奏着夏天的歌。

六月的乌市,月季花儿开,花是粉红色的,花蕊是黄色的,每当花开的时侯,一阵阵清香扑鼻而来,使人感觉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六月的乌市,月季花儿开,枝叶绿的深沉,轻扬枝条叶蔓,美的让人心动,美的让人心跳,美的让人心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