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尽夏初,花园里,牡丹谢尽,凌河岸边,芍药初绽,临水照花,风姿绰约,仪态万方。

流连在芍药圃前,看着这些风情万种的芍药花,总觉得它们缺少了点什么,美则美矣,却不够惊艳。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读秦观的诗句,忽然明白,这些人工栽培的红芍药缺少的就是“神韵”两个字。

常常想起老家大山里的白芍药花,白璧无瑕,莹润如玉,芬芳袭人,它们摇曳在明媚的春光里,清新明亮,笑意盈盈,似故人,观之可亲。

自知才疏学浅,描摹不出白芍药花的美,于是就想在古诗词中寻觅它们的神韵,吟咏芍药花的古诗词很多,但是描写白芍药的却不多见,现在就分享两首赞美白芍药花的诗词,和正在读此文的您共赏。

珠帘入夜卷琼钩,谢女怀香倚玉楼。风暖月明娇欲堕,依稀残梦在扬州。——清 塞尔赫《白芍药》赏析:

赏析:入夜,朗月当空,庭院如积水空明,小院里的白芍药沐浴在溶溶月色里。

那些含苞欲放的白芍药的蓓蕾玲珑剔透,莹润如玉,她们就像那玉体生香的娇柔少女一般。

在这暖风轻拂的月夜,她们娇羞脉脉,风姿绰约,仪态万方,其与生俱来的名贵高雅堪与洛阳的牡丹相媲美。

《芍药谱序》中说,天下名花,洛阳牡丹,广陵芍药,为相侔埒。

塞尔赫笔下的白芍药,纯粹,结白,高雅,虽不是出生于名门,却堪可与名门相媲美。

此诗28个字,没有一个字是在说白芍药,却又字字句句都是在吟咏赞美白芍药,读来令人口齿噙香。

“珠”和“琼”是她的色泽,“帘”和“钩”是她将开未开时的形状,“谢女怀香”是她的芬芳,“娇欲堕”是她的意态。

诗人通过这些细致入微的描写,让那月夜下冷艳的白芍药活生生地立在了读者的眼前,惜花怜花之情令人油然而生,堪称一篇咏白芍药的佳作。

诗人简介:塞尔赫,清宗室成员,字傈庵,号晓亭,康熙三十七年封奉国将军,喜诗,有《晓亭诗钞》传世。

何年金屑,飞上玲珑雪。一树风情谁解说,只有盈盈夜月。牡丹红叶相夸,铅华各自名家。为向看花人道,此花不在铅华。——元 刘敏中《清平乐 白芍药》

赏析:时节一到,白芍药立刻绽开了花朵,蕊似金屑,瓣如白雪,明艳动人。

没有人能够准确地形容出它的风采神韵,只有那美好的月夜才是它真正的欣赏者。

牡丹和红芍药虽然美丽,但它们却是通过颜色的打扮而成名的,缺少了白芍药的清香和高洁。

诗人写这首词的目的就是想让世人知道,白芍药的美不在刻意的着色打扮上,而在于它的自然 、朴素和高雅。

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刘敏中的这首白芍药,议论抒情浑然一体,寓意深刻,虽然着墨不多,却道尽了白芍药的朴素雅致,它的风采神韵尤其令人心动,值得一读。

词人简介:刘敏中,字端甫,元代文学家、官员,自幼聪慧,为官清正,深得皇帝器重,有《中庵集》传世。

电视剧《红楼梦》,落红成阵,蜂飞蝶舞,湘云醉卧芍药圃的画面唯美到了极致,可是,那样的繁花似锦也只是转瞬的美好而已。

淡极始知花更艳,白芍药清新自然,雅静别致,超凡脱俗,令人见之有如沐春风之感。

所以,相比于红芍药的热烈,我还是更倾向于白芍药的平淡朴实,因为自然的东西才会长久。

奇葩天遣殿芳丛,一朵瑶台月下逢。古诗词里的白芍药花,唯美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本文刘玲子candy原创,谢绝搬运和抄袭,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立即删除,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