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夏天最美的那抹风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荷花绝对当之无愧。从古至今,我们对荷花的喜欢向来是有增无减。那一首首赞美荷花的诗词,就是最好的证明。十里荷花碧水长天,究竟哪一首荷花诗才是你心中的第一呢?

《荷花》

清·石涛

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

相到熏风四五月,也能遮却美人腰。

四五月间,夏风微掠。荷叶密密地贴在水面,一朵朵荷花静静地开在水面,更显娇艳。美人坐在画船上,向着荷花深处划去,那满池的荷花,渐渐地遮住了美人的细腰。

这首诗里,有风,有花,有美人,在这一幅绝美的风景里,竟然分不清是荷花美还是美人娇。

《采莲曲》

唐·李白

若耶溪傍采莲女,笑隔荷花共人语。

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

岸上谁家游冶郎,三三五五映垂杨。

紫骝嘶入落花去,见此踟蹰空断肠。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李白笔下的采莲女,像极了那一朵朵娇艳的荷花,清香四溢,明媚照人。

荷叶田田,芙蓉朵朵,诗人笔下生风,使一曲采莲,景因情而媚,情因景而浓,却毫无堆砌之嫌,清新自然。

但时光易逝,繁花易凋,诗人“踟蹰空断肠”,也终究无法挽回。所以,愿我们都能留住生命中所有看花赏景的时间,珍惜身边的美好风景。

《采莲曲》

唐·王昌龄

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

荷花清丽,美人娇羞。诗人想写那荷中的美人,却又别出心裁,将荷花比作美人。碧罗裙,芙蓉面,醉了整个夏天。

听到有人经过的声音,慌忙躲入荷花丛中。这样生动活泼的画面,是否也在你的心头荡起了涟漪呢?

《忆王孙·夏词》

宋·李重元

风蒲猎猎小池塘,过雨荷花满院香,

沉李浮瓜冰雪凉。

竹方床,针线慵拈午梦长。

风中的水草猎猎有声,雨后的荷花散发出沁人的芬芳,使得满院都是荷花的香味。

炎热的夏季,难得的雨后清爽,这时候,还有冰镇的瓜果可以清热解暑,再美美地睡上一个午觉,多么恣意逍遥啊!

其实我们一生所追求的,何尝不是“闲逸”二字呢?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诗中这样静好的日子,是不是你所追求的呢?

《江南》

汉·佚名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全诗没有一字说到采莲的愉悦,却让人读来愉悦不已。

全诗没有一处说到花的娇美,只在赞叹荷叶的可爱,荷叶尚且如此可爱,花的美好自然就不言而喻了。

这首诗生趣盎然,即使反复唱咏,仍觉得余味无穷。

《望海潮·东南形胜》

宋·柳永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柳永之词,委婉而又深入人心。他笔下的荷花,仅寥寥几句,就连绵十里,无尽风情。

在这样热闹的场景里,荷花虽为陪衬,却也勾起了我们无限的联想,这美了十里的荷花,企盼有一天能与君共享。

《小池》

宋·杨万里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诗人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写出了四时的奇妙变幻。这些含苞待放的荷花,让人无限期待,想必他日盛开,一定是美景无限。

《苏幕遮·燎沉香》

宋·周邦彦

燎沉香,消溽暑。

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

叶上初阳干宿雨,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

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

五月渔郎相忆否。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说的应该就是周邦彦笔下的荷花了。荷叶清圆,荷花亭亭静立,充满了生命力,缓缓读来清新自然、动静相宜。

词中对荷花的传神描写被王国维《人间词话》评为“真能得荷之神理者”,为写荷之绝唱。其次,诗人巧妙地将思乡情绪融入其中,更是让人折服。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故乡,它是家,是归宿。愿我们走过半生,终不必背井离乡。

《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

宋·杨万里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杨万里的这首诗千古传唱,家喻户晓。诗以“毕竟”开篇,看似突兀,实则大气,让人瞬间领悟到了西湖之美。后两句,层层叠叠的荷叶、明丽娇艳的荷花、晴空万里的蓝天,诗画结合,令人叫绝。

仔细想来,人生就像极了这荷花莲叶。绿叶是平淡的日子,荷花是不经意的美好,相互交替,谁又能说自己的生命不精彩呢?

《爱莲说》

宋·周敦颐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

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荷花,是花中君子,喜爱荷花的人,自然也是人中君子。

周敦颐笔下的荷,既美丽又空灵,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让人暗自折服于这份气节。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可即使四季繁花开遍,周敦颐还是独爱那一朵夏天的荷花。

那满池的荷花,不止开在了夏天,更开在了每一个文人的心间。对姜夔来说,荷花是“田田多少,几回沙际归路。”对苏轼来说,荷花是“一朵芙蕖,开过尚盈盈。”对李清照来说,荷花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对纳兰容若来说,荷花是“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

◎本文图源网络,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